TXT小說下載網 > 雪狼出擊 > 第917章 又遭攻擊

第917章 又遭攻擊

    “隊長,你沒死。”

    張飛宇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早就哭紅哭腫了的雙眼,就像是一對兒大燈泡,看到林松的瞬間就綻放出了綠色的光芒。

    仿佛是要把林松從頭到腳看個遍似得。

    “廢話,死了還站在這兒干嘛,老子是誰,利劍小隊的隊長,能輕易地死嗎?”

    林松說這句話的同時,也不忘了用手捂住腰部的傷口,只是負了一點小傷,總比死了強一萬倍吧。

    只是林松不想張飛宇替自己擔心,別看張飛宇是利劍小隊里面長相最有男人型的,可是心眼卻極其的小,有點小事兒都會哭的稀里嘩啦的。

    “你開車帶我們進基地,如果你要是生出來二心的話,我的手段也該讓你見識見識。”

    林松說完,一抬腳,就把一塊飛機的殘骸從沙地上提了起來,然后故意的扭過頭去不堪目標,只是憑借著第六感的感覺,連發六槍。

    那塊殘骸就像是空中接力一樣,連續被擊中了六次,在夜空中改變了六次方向,才最終掉落下來。

    看到這一幕之后,那家伙在心底里更是佩服林松的手段,一點也不敢有不臣之心。

    這不是廢話嗎,誰還會拿著自己的性命開玩笑,這么厲害的對手,隨隨便便就能夠要了你的命,你還會明知道自己會死,還要和他作對嗎?

    “是是是,小的明白,我知道該怎么做了,您放心好了,我一準把您帶領到詹姆士和劍王那里。”

    那小子也是一個腦筋極好使的家伙,一聽就明白林松的用意了,連忙表忠心的說道。

    “還等什么上車。”

    林松一聲令下,幾個人立刻跳上了汽車,那小子駕駛著沙漠越野車,朝著基地開去。

    一路上倒是很平靜,敵人很會選址,這里是一個避風的地方,沙塵暴似乎原理這里,一路上還真的沒有遇到那些被感染者。

    “你不是說去基地嗎,為什么還沒有到?”

    林松看到車子停在了一塊綠洲上面,這片綠洲大約有一百多棵樹,一塊不算是很大的水洼子,倒是里面全都是活水,宛若一股清泉一樣,從地底下不停地涌出新鮮的泉水來。

    “您不知道,真正的基地咱們現在的情況根本就到不了。”

    那小子還沒有說完話,張飛宇上來就是一飛腳,直接的把剛剛要準備下車,已經抬起屁股的那小子給踹了下去。

    “你他媽的找死,想耍我們隊長。”

    張飛宇暴怒之下,已經動了殺機,他一個箭步跟上,鐵爪一樣的手指死死地嵌在了那小子的脖子后面。

    就如同是一只被扼住了脖子的公雞一樣,那小子當時就被掐的說不出話來了,臉蛋子別的跟紫豬肝的顏色一樣。

    手腳不停地劃拉著,眼睛卻一直看著那部汽車,但是不管他怎么掙扎,張飛宇都沒有松手放過他的意思。

    林松順著那家伙的目光看到了汽車的里程表,已經顯示沒有汽油了。

    看到了這里,林松才明白了那小子的意思,連忙讓張飛宇停手。

    得到了林松的命令,張飛宇這才松開了那家伙,狠狠地一推,那小子就摔了一個狗啃屎,狠狠地摔在了沙地上,嘴里全都是沙子。

    “呸呸,你也不問問怎么回事兒,汽車沒油了,還怎么走。”

    那哥們現在又經過了張飛宇的洗禮,對于歐羅巴人種來說,他們只服氣于強者,看到張飛宇這么厲害,心里更是臣服,不敢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那你不說清楚。”

    張飛宇也有些不高興,你之說半句話,讓老子猜嗎?又不是戰友,在沒有建立信任感之前,對誰都得保持著戒心。

    “你讓我說了嗎?”

    那小子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竟然敢和張飛宇回嘴,不過很快他摸了摸脖子上被張飛宇掐擰的地方,已經掉了一層皮,嚇得再也不敢說話了。

    “行了,都是張飛宇魯莽了,你也快點準備下一步的工作吧。”

    林松可不想在這里浪費時間,必須要趁著黑夜混進基地才行,所以催促道。

    那小子轉到了一顆最大的樹木后面,一伸手就推開了一道門,真沒想到這棵樹是偽裝的,居然是一部加油機。

    他從門里抽出來一根油管,對著汽車的油箱就開始加油。

    “這可是距離基地最近的一個補給站了。”

    那小子的話剛剛說到這里,正在加油的汽車忽然毫無征兆的發生了爆炸。

    巨大的爆炸瞬間就引爆了整個加油系統,偽裝成大樹的加油站也被引爆。

    這里發生的爆炸堪比小型的核爆,方圓數百米內全都被夷為平地。

    綠洲上的樹木就像是被砍伐了一樣,幾乎全都是被連根拔起,隨即淹沒在火海之中。

    這起爆炸來得非常突然,讓林松他們基本上沒有任何的思想準備,若不是他們距離綠洲的那眼泉水比較近的話,早就被連帶著葬身火海之中了。

    林松抱著雪狼一頭就扎進了水塘里面,張飛宇幾乎在同一時間跳了進去,就是這樣因為張飛宇跳的慢了一些,而且他是蹦起來雙腳首先落入水中的,所以頭發全都被火燎了。

    幾乎被燒成了一個禿子,而林松反應就快了一個層級,又是腦袋首先扎進去的,腳上還穿著皮靴,所以幾乎毫發無損。

    他們三個憋在水塘里面,憋氣還不是最難受的,最令他們難以接受的是清涼的泉水最后簡直都快要成了溫泉了。

    水面上幾乎都快要沸騰了,滾滾的氣泡不斷地從池底翻滾上來。

    林松和雪狼還有張飛宇在水塘底下憋悶到了極限,一個猛子就沖了出來,三個人還沒有來得及爬上岸呢,一排子彈如同暴風驟雨般的朝著他們傾瀉了過來。

    “突突突。”

    子彈的密集度堪比一場小型的戰役級別,好像有千軍萬馬正在做著沖鋒前的火力準備。

    而那個倒霉蛋的尸體已經被燒成了焦炭,面目皆非很難辨認。

    “跳下去。”

    “太燙了。”

    “這是命令。”
玩分分彩必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