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下載網 > 妃謀天下:浴火歸來 > 第三百六十章 落腳之地

第三百六十章 落腳之地

    “但愿如此。”不可否認,沈懷瑾是個有理智的人。

    可卻將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大業上,兒女私情在他心中皆是浮云。

    待林含章走后,沈懷瑾獨自一人呆在房中,不知為何,心中總會想起那個靈動的身影,還有那一聲“夫人”。

    他怕是魔怔了。

    溫靈蘊在云清那兒用了晚膳,便是告辭了。

    走上街頭,景色如故,人卻并非依舊,心中一時滿是惆悵。

    忽然,一陣呼喚伴隨晚風吹來,“軍師?”

    這熟悉的聲音,讓溫靈蘊猛地抬頭,幾乎是瞬間便是鎖定了客棧二樓的身影,眸色瞬間一暗。

    腳步一轉便是起身朝著客棧方向走去。

    方才踏入,便是見著鐵牛二人站在門口,眼中滿是驚奇,“軍師,真的是你?我還以為認錯人了呢。”

    見著鐵牛憨厚的模樣,溫靈蘊并未回答,只是抬頭,目光如炬,盯著倚在走廊上的女人,“你們怎么來了?”

    “我倒還想問你呢。你怎么也來這兒了?”蘇子衿美眸中亦滿是好奇。

    他們還真是有緣。

    “我是來找沈懷瑾的。你呢?”

    走之前她可沒聽說溫靈蘊回來這兒。這才將浪子館交給他的。

    聽見沈懷瑾二字,溫靈蘊目光一暗,“自是有事,你不是回幽州了嗎?”

    怎么又跑到這兒來了?這不是胡鬧嗎。

    蘇子衿嬉皮笑臉道:“瀛洲疫病可是兇猛無比,我怎么能夠放心得下他?”

    溫靈蘊啞口無言,他早該知曉她就不是一個安分兒的主兒。

    “對了,你與沈懷瑾在一起,他沒染上那病吧?你可的幫我看著他點兒。”

    今日入城時她便見識到了城中的情況,若不是鐵牛再三阻攔,她都跑出去了。

    鐵牛不由搖頭嘆息,他倒是覺得軍師比寨主夫人好多了。

    “這瀛洲滿是疫病,軍師沒事兒吧?”

    溫靈蘊搖頭,“無事。”

    三人正說著,林含章便是走了進來,見著溫靈蘊有些許詫異。

    這人怎么這么快就找過來了?

    溫靈蘊亦滿是訝異,“林大人?”

    蘇子衿擠到兩人身前,“今日多虧了林大人,否則這瀛洲我還進不來呢。”

    溫靈蘊對此卻是不敢茍同,好歹與她相識多年,對蘇子衿的性子他算得上是了若指掌,只要她想做的事兒,縱然是想盡千方百計,也會做到。

    就算是沒有林含章,亦還有其他人。

    “多謝林大人出手相助。”

    林含章眸如點漆,“舉手之勞。”

    “林大人可是住在此地?”

    林含章若有所思,“恩。”

    對于林含章,溫靈蘊亦有所耳聞,只是終究不了解,不過看他與沈懷瑾的關系,想來是恭親王一脈,彼時,司馬珩亦在此地,若是讓人得知她與沈懷瑾之事,只怕有十條小命兒都不夠她丟的。

    “寨主今日可有落腳之地?”

    鐵牛一坐下,“這不就是客棧嗎?軍師你別擔心了。我會照顧好寨主的。”

    林含章卻是眼眸一亮,他來瀛洲之事,想來四皇子已經知曉。

    雖說四皇子的一切皆是其母趙氏若幫襯,可也并非當是個酒廊飯袋。

    他的一舉一動只怕都會被人監視,若是不小心泄露了子衿,只怕……不若交給溫靈蘊。

    溫靈蘊也并沒有出乎他的預料,“瀛洲乃是非之地,這客棧亦有不妥之處,不若我為你尋一處地方?自會讓你滿意。”

    二人的打算,蘇子衿自然不知,她心心念念想著沈懷瑾,“不行,我還要在這兒等沈懷瑾。”

    若是今晚沈懷瑾過來,尋不到她只怕要擔心了。

    “瀛洲瘟疫橫行,若不及時抑制,只怕有更多人死于非命,三皇子與恭親王為此頭疼不已,怕是無暇顧及你。”

    林含章言罷,心中驀然嘆氣,但愿她能明白他的苦心。

    蘇子衿一臉失望,“你可跟他說我來了?”

    林含章雖有些不忍,可沈懷瑾并非良人,“恩。”

    溫靈蘊倒是有幾分好奇,這林含章竟會幫著自己說話?

    細細一想,很快便明白過來,沈懷瑾有心對子衿隱瞞身份,若是此刻相見,離暴露也就不遠。

    可眼下見著蘇子衿如此,亦是有些不忍,“寨主不妨去哪兒等吧。”

    有云姨在,定能將她照顧妥當。

    蘇子衿無奈點頭,“恩。”

    見蘇子衿同意,溫靈蘊溫潤一笑,“走吧。”

    言罷,又是沖著林含章拱手行禮,“林大人告辭。”

    林含章頷首,“不送。”

    旋即轉身上了房中,打開窗門,果不其然,有一人鬼鬼祟祟盯著他的屋子,林含章莞爾一笑,好戲才剛剛開始。

    循著方才走過的路,一路上蘇子衿都有些萎靡不振,鐵牛摸著腦袋,頗有些苦惱。

    溫靈蘊黯然搖頭,將蘇子衿二人帶回了云清家中。

    敲響了房門,很快云清的聲音便是傳了出來,“誰啊?”

    “是我,云姨。”

    聽著溫靈蘊的聲音,云清這才將門打開,“可是落下了什么東西?”

    看著面前風韻猶存的婦人,鐵牛睜大了眼眸,捅了捅身旁的蘇子衿。

    “軍師這是?”蘇子衿也猛然回過神來,漆黑的眸中亦是好奇。

    云清也很快注意到了二人,“這二位是?”

    溫靈蘊一如既往面帶笑意,“這是我朋友,進去說吧。”

    云清頷首,將人迎進門,送上熱茶,站在一旁笑道:“既是阿蘊的朋友,便同阿蘊一同喚我云姨吧。”

    兩人亦是乖巧的回應,“云姨。”

    這家中許久未曾這般熱鬧了,云清眉開眼笑,“可用過膳了?我這就去準備。”

    鐵牛忙是起身阻攔,“我與寨主都用過了。云姨不必操勞。”

    “寨主?”

    溫靈蘊暗道一聲不好,“子衿是一個村寨的寨主,這些年多虧子衿收留。”

    言罷,云清忙是感激,“多蘇姑娘善心。”

    蘇子衿面露驚奇,“云姨怎會知曉我是女兒身?”

    云清染笑,“我雖說已年過四十,這眼睛還是雪亮的,更何況,方才阿蘊叫你子衿。”

    “云姨好眼力。”

    她這身男兒裝扮,除了相識之人,可是鮮少有人能夠認出來。

    “云姨,子衿方才瀛洲,暫無落腳之地,怕是要打擾云姨清凈了。”
玩分分彩必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