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下載網 > 六界之逆鱗傳奇 > 第二百一十八章 雖敗猶榮

第二百一十八章 雖敗猶榮

    張陵聽到靈童的好心提醒,終于開始認真起來,立刻引動了體內的星蘊圖,從星蘊節點中釋放出了時空之氣,張陵早已領悟時空法則,如今的時空之氣帶著時間的禁錮之力瞬間彌漫了圍困張陵的四處風壁。

    傅云生元神所演化出來的猛虎的奔襲速度剎那間就慢了下來,張陵見此持劍橫劃,所有禁錮便被擊破,傅云生的元神一下受到傷害,立刻遁入到了他的腦海之中,而他也因為猝不及防的受傷身形不穩,還沒刺到張陵的身體,就被張陵發現了破綻。

    張陵一躍而起,出現在傅云生的身側,一掌拍向他的身體,傅云生雖然受了傷,但他的反應仍然很快,他看到了張陵即將對他的出手,正要本能的閃避,卻發現此刻的身體已經變得無比遲緩,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張陵一掌拍向了自己。

    不出意料的,傅云生被一掌擊中,在臺下所有人的驚訝聲掉下了擂臺。

    掉下擂臺的傅云生一臉的不可置信,他可是寄虛境巔峰強者,為什么會被一個剛突破寄虛境不久的小子打敗?他擦去嘴角的血跡,站起身來,惡狠狠的看著臺上的張陵。

    而張陵見他如此,只是禮貌的拱手道:“傅師兄,承讓了。”

    他正欲發作,可想了想身為師兄的他,如果再惡語相向,恐怕會被別人說成是自己輸不起而惱羞成怒,所以便強忍著內心的屈辱識相的離開了。

    但是他這一輸可輸的很慘,按照越階挑戰的規矩,張陵贏了他,他之前的所有得分可都歸張陵所有了,就算他接下來可以去挑戰比他年限久的弟子,但是想要勝出的希望已然不大,這就代表他進入考核前十名已然無望了。

    “張陵,你小子也是運氣好,擁有九品界空石,再加上好幾種高階靈氣和數件神器,再加上你之前深厚的沉淀,雖然你的境界只是寄虛境初期,但是你的實力已經到了寄虛境中期甚至后期了,不然你想打敗他,可是癡心妄想。”

    “前輩,你說的很對,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要不是有時空之氣和九品界空石的幫助,以我寄虛境的實力,根本無法捕捉到他的身影,他的硬實力的確比我強太多了,我也很敬佩他,所以沒有下狠手。”

    張陵站在臺上,看著傅云生黯然離去的背影,突然聽到靈童讓他戒驕戒躁的警醒,也很是認同,只不過他的挑戰才剛剛開始,接下來的比試才是關鍵,因為他知道在這座擂臺之上,肯定還會有人上來挑戰。

    果不其然,當他的目光轉向懿清的那座小擂臺時,猛然發現牧塵已經在擂臺上傲然挺立,臺下的懿清、李煥等人都捂著胸口,顯然已經被牧塵連續擊敗,而此時站在臺上做他對手的人,真是洪門大弟子顏卿。

    自己的擂臺因為自己的強橫實力,短時間內并沒有人上來挑戰,于是張陵便饒有興趣的望向那座擂臺,而顏卿此時已經和牧塵交起手來,兩人的攻擊都極為迅猛。

    牧塵一開始并沒有使出寄虛境的能力,他就用赤月輪和千靈劍和顏卿交手,但如今的顏卿貌似已是化神境巔峰,對戰牧塵絲毫不落下風,他手持重劍,身穿銀袍金甲,重劍如風,避開牧塵兩把武器的左右夾攻,再趁勢使出雷獅拳,竟瞬間就將牧塵給壓制住了。

    牧塵顯然也沒想到顏卿在化神境的實力已經如此強橫,自己不使用魔功竟不是他的對手,兩件武器雖為寶器,但只有合體成為真正的魔兵時才有強大的威力,在如此重大的場合,在數位長老的眾目睽睽之下,他還是選擇小心為上,沒有使出魔功。

    但顏卿的攻擊越發凌厲,他沒有辦法,就祭出元神,使出自己最為拿手的雷法,想以此一舉拿下顏卿。

    擂臺上雷聲滾滾,雷電四起,瞬間就將顏卿的身影淹沒,所有人都以為顏卿擊敗了,牧塵在上方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但是相隔百米觀望的張陵,卻露出了一絲笑容,因為他能明顯感覺到顏卿的氣息并沒有減弱,反而真氣和元氣都越發的雄渾起來,仿佛在醞釀絕世一擊。

    “嗯?”在顏卿頭頂的牧塵似乎也發現了端倪,皺了皺眉,有點驚訝的看著下面。

    只聽得一聲大吼,一股氣浪驟然散發,從雷海中開始顯現出顏卿傲然挺立的身影,他的周身竟然莫名出現了被狂風席卷的狂沙,并且不停的旋轉擴大,直至將牧塵的雷云給吹散,而牧塵的雷電想要擊中顏卿身體時,卻被他周身的黃沙風墻給阻擋住,不能傷他分毫,此刻不停旋轉的黃沙就像金鐘罩一般,固若金湯。

    牧塵見此,瞬間大怒,這簡直是對他**裸的挑釁,一向高傲的他如何忍受得了?便瞬間一掌下壓,增強了自己雷法的威力,兩把武器也不停的擊打著顏卿的黃沙風壁,想要破掉他的防御。

    可僵持了好一會,牧塵都沒能破掉眼前的防御,不免怒目圓睜,氣急敗壞。

    他原本上臺來就是想一一擊敗張陵的這些朋友,來好好的羞辱張陵,可誰曾想遇上一個化神境巔峰的顏卿,竟然久久不能收拾掉,這不是在打他的臉嗎?

    于是便終于使出了寄虛境的手段,讓自己的身體遁入虛空,以此去破掉顏卿的防御,顏卿的防御再厲害,也只能防御真實空間里的一切,對于從虛空通道進入的牧塵,他恐怕沒有一點辦法。

    就這樣,牧塵成功的潛伏到了顏卿的背后,他邪魅一笑,以為勝券在握,對準顏卿的身體就準備一掌拍出。

    可他萬萬沒想到顏卿竟在此刻驟然回頭,一掌轟出,與他的手掌對撞而去,兩股強橫的力量讓兩人都后退了幾步,然后顏卿望著牧塵不可置信的眼神,一下飛到牧塵的頭頂,一劍刺出。

    頓時牧塵就陷入到了黃沙的包圍圈中,而且他能感受到顏卿的這門功法最厲害的地方還沒有顯現。

    果不其然,在顏卿居高臨下一劍刺出時,無數明黃色劍氣便朝著牧塵涌來,最可怕的是,那些原本四處飛舞的黃沙竟也衍變成了小型的明黃色劍氣,而四處肆虐的狂風竟也幻化成了透明的刀芒,此刻所有的威脅都向牧塵涌來。

    “竟是地階中級功法,看來顏卿這三年的確成長了不少。”遠處的張陵看到了這一幕,就斷定顏卿使出的這門功法必然是地階功法,不然不會有如此強大的威力。

    不過以張陵看來,顏卿要想憑借這門功法就輕易的打敗牧塵,也并非易事,牧塵畢竟是寄虛境,有些手段是他無法企及的。

    而正如張陵所料,此刻的牧塵面對四處的威脅,卻變得鎮定起來,他開始明白不能再這么玩下去了,以顏卿如今的實力,不使出寄虛境的強橫手段,根本打不敗他。

    于是他渾身氣息一震,先是以極快的速度向四周轟出無數掌,阻止了劍氣刀芒的攻擊,然后趁這個間隙再次遁入虛空消失不見。

    顏卿眼見牧塵再次消失,也在上空變得警惕起來,因為偷襲可是牧塵的拿手手段,自己沒有遁入虛空的本領,此時此刻,也只能盡量捕捉牧塵的氣息,以防他的偷襲。

    “哼,上次被你發現我的氣息是你僥幸,如今可就沒這么好的運氣了。”

    就在顏卿警惕的四處觀望之際,牧塵詭異的聲音似乎就在他的耳邊響起,一下就擾亂了他的心神,讓他無法分辨他的方位,更別說是捕捉他的氣息了。

    就在顏卿晃神之際,他隱約看到牧塵的身形出現在了自己身前,連忙一劍刺出,可是卻發現刺了個空,等到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牧塵早已來到他的身后一掌拍出,這一次,反應慢一拍的顏卿終究沒能躲過,就這樣被牧塵一掌拍了下去。

    他重重的摔在擂臺之上,口吐鮮血,之前運轉的疾風破功法也已經消散,恍惚間看著一步步朝他走來的牧塵才意識到,原來之前看到的只不過是他急速運動的殘影,就像之前張陵對戰的那個傅云生一樣,是因為對手速度太快造成的幻覺,此時的他,雖有不甘,但他確實是輸了。

    “如果你突破到了寄虛境,倒是有資格與我一戰,仍在化神境的你,就算擁有地階功法又如何?一樣不是我牧塵的對手,現在,給我滾下去吧,這就是你和我作對的下場!”

    看到心有不甘的顏卿,牧塵的內心極度舒暢,言語嘲諷間,一腳將他踢下了擂臺。

    看到即將墜落的顏卿,在臺下的顏成立刻接住了他,還配合顏青等人給自己的大師兄療起傷來,眼里并沒有他戰敗的失望,而是師弟師妹的關心。

    經過他們的療傷,顏卿終于稍稍恢復了過來,他艱難的站起身,看著在臺上得意囂張的牧塵,終究難掩眼里的失落,示意師弟師妹們不必再攙扶自己,捂著胸口,就欲離開這里。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我很開心你能改變至此,今日你雖敗,但你贏得了我的尊重,顏卿師兄,歡迎回來。”
玩分分彩必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