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下載網 > 破軍臨之凡界卷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云水寒破境

第一百七十一章 云水寒破境

    第一百七十一章 云水寒破境

    “水龍”中顯現出一個天神般高大的身影,正是云水寒。他光著身子,雙臂張開,眉心有一點星光,微卷的長發飛舞,渾身被一層蛋清般瑩亮的、水火難辨的東西流淌著覆蓋著,像一層軟甲,無數流動往復的透明符文在“軟甲”上幻變、旋轉、跳躍、修補,加固...抗住了數百次雷暴的轟擊和電弧的強行穿刺。龍臨想,這是他體內的罡氣煉虛為實,外溢體表凝聚成的“護甲”。

    “快快快,快把這失心瘋的老棺材瓤子劈死...劈死他劈死他劈死他...”龍寶不停地在心里祈禱吶喊著。

    好像是為了響應龍寶的號召,那閃電巨樹驀然暴漲數倍,幾乎將整個天穹鋪滿,每一支分枝上都射出一道道獰厲的電弧,藍白金紫數色,散發著令所有生靈魂飛膽喪的磅礴而冷酷的氣息;籠罩著“水龍”的電弧互相勾連,驟然變密,裹挾著滅世殛雷,猶如抖出一張神輝奪目的巨網,要將這條被圍困的巨龍絞碎、震裂。

    “圍住了圍住了!”龍寶顧不上自己調息,一瞬不瞬地盯著。

    或許是“水龍”體內的靈力過于渾厚,這些霹靂不斷急閃,竟然無法切入深處。云水蒸騰,能見度越來越低,連原本亮到刺目生疼的閃電也朦朧了幾分;淡青色的水汽越升越高,灰黑的雨云越壓越低,犀利又粗大的電弧如憤怒的神靈手中揮舞的金色荊棘,拼命抽打著這令人窒息的混沌而腥臭的世界...整個大瀛海水高天低,呈現出吞吐日月、顛倒乾坤的氣勢。

    云水寒不見了身影,整條“水龍”在由內而外地劇烈旋轉,在變矮,變大,像一個漂浮在海邊的灰茫茫的“巨鼓”,鼓身急劇擴張,終于將電網掙破,發出一聲奇異的悶響:嘭---!

    “哎呦...”龍寶有些痛苦地下意識地捂了捂耳朵。

    “神族血胤,果然不凡...”龍臨驚異地喃喃。雖然遙遙觀望,密雨般夾帶著殛雷氣息和血腥味的水珠激射到他臉上,居然還是熱辣辣的頗為疼痛。龍臨忙勸龍寶進小世界暫避,龍寶卻不愿意,說:“臨哥,不如趁他病要他命,給他一箭?”

    龍臨笑著搖了搖頭。他對云水寒的觀感很復雜,但沒有殺他的強烈意愿...而且,他也并沒有把握。云水寒展示出來的氣勢,似乎遠比邁入煉虛境不知多少年的趙朝歌更強大。

    無計可施的殛雷似乎被徹底激怒了,電弧“巨樹”倏忽間收回大部分“枝椏”,“樹干”驟然粗了一倍有余,惡狠狠地劈下來,將那正在重新往上凝聚的巨大水柱劈開了。

    “好哇---”龍寶開心得歡呼起來,“那老棺材瓤子肯定被劈成兩半了吧?----回頭讓大鏟給他打一口好棺木?!毕氲皆凰г凇霸扑疅o間”里差點活活耗死,這對狗男女夫妻還把毛菊花打傷,龍寶對這天打雷劈的“老棺材瓤子”可謂深惡痛絕。沒想到能夠親眼目睹這老東西的滅亡,真讓他心花怒放。

    被劈成兩半的水龍翻身入海,突然涌起一圈厚厚的水幕,水幕中生出青色的蓮花,每朵碩大如小山,花中都有寶座般的蓮蓬,每個蓮蓬上端坐著一個白衣女子,背朝外,面向里作俯首瞑目朝拜狀;白衣女子不少于五百個,從氣勢和氣息上看,基本上都是化神境初期的妖修,也有少數人族修士,錯落在這些妖修之間。

    “那不是絕塵蓮嗎?”龍臨對仙藥門的絕塵蓮印象深刻。不過仙藥門的絕塵蓮清淡如水,不染塵濁,這海上巨蓮卻彌散著陰沉、兇厲、狠絕的殺伐氣,蓮瓣如銀灰色的魚鱗,閃著懾人的微微泛青的寒芒。

    青蓮環繞的海面上又升起一條水龍,只是比之前細了很多;上升的速度也比巨蓮們略微慢一些,很快被迅速蔓延的蓮葉蓮花覆蓋。劫雷似乎被這見所未見的奇景所迷惑,發出沉悶而忿惱的咕噥聲,閃電巨樹也頻頻變形,半隱在稠厚的云團之后;云團被雷電驅使,就像牧神鞭子下的群羊,瞬間在天上集結成一個類圓形。

    “五百個化神境!”龍寶看清了之后震驚不已,雖然沒有見到云水寒的身影,但也知道他肯定沒死,不禁失望地吁了口氣。

    隨之而來的情景讓他瞠目結舌:五百名白衣女子手執長劍向天,齊齊升起,身形與劍合化為一,身下拉出長而直的青影,似乎將巨蓮的精氣強行拖曳而出,剎那間所有的蓮花蓮葉變得朦朧起來,天地卻倏忽間嵐開霧散,清清朗朗,出現許多橫斜不一的交錯的明亮細紋,就像有一把無形的大刀,將天與水切割成許多晶瑩的琉璃片,折射著天光、日影、水色、電芒,六合八荒為之錯亂...女子們的劍尖筆直向上,與云圈里射下的雷電相觸的那一剎那,每個白色的身影遽然放大數百倍,就像半空盛開的白蓮花,僅僅是一瞬,連接在一起的“白蓮”猶如一條被擊潰的玉龍,無數慘白如雪的敗鱗殘甲,繼而崩解為塵粒,飛散在天海之間。

    大瀛海上登時悲風怒號,似有萬千怨靈在泣訴和哀告,下起了一場突如其來、不可思議的暴雪,登時天地茫茫,云凍海凝,數不清的海妖海獸的尸體浮現,密密麻麻地半嵌在白茫茫的海面。

    “這...到底是什么邪術?...”龍寶的“術”字還沒出口,就被龍臨收進了小世界。五百個化神境域境的同時潰破,會產生難以想象的疊加性的沖擊,龍臨擔心他會受傷。

    意缺兒醒來時,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曾經到過的陌生又美麗的世界,躺在同一間靈石砌成的小屋里,同一張靈石床上;一個曾見過的漂亮孩子,把小手摁在自己額頭,正好奇地看著她,“我叫龍寶,你醒了吧?”

    意缺兒的眼睛眨了眨,原來對方也知道控御冰魄之法:“龍...四叔?”

    靠!好好的龍老二,一路走低成了龍四爺!龍寶面頰有點抽搐,干笑著說:“還是叫我二老爺算了!”

    “二老爺...您會控御冰魄?”

    “會啊,二姐教我們的。就是不知道一枚冰魄可以管多久?”龍寶問。

    “那是因修士的功法體質而異,一般一百年到一百五十年,假如反復被喚醒,會縮短在百年之內?!?

    龍寶想,不論意缺兒的臉能否治好,等陳行邈施治完畢,就要替她祛除冰魄的效力了...柳近漪還真是舍得啊。

    胡旺財小心翼翼地挪進來,有點怯生生地瞟了她一眼,忽然還有點不適應和她相處,不知該不該看著她的臉:“圣女姑娘...醒啦?”

    意缺兒凝視了他片刻,眼中有苦澀之意,“我已經不再是圣女了,胡兄叫我缺兒就好?!?

    “嗯...缺兒姑娘,是這樣的,熙月皇太后托兩位爺帶你去龍淵大陸仙藥門找陳老爺子給你...治那個...臉,”他啰啰嗦嗦地解釋了毛菊花有難,他們必須先急后緩、得先找到對方才能帶她去醫治的情由。

    意缺兒耐心地聽他說完,溫柔而直截地答:“沒關系,謝謝你們?!?

    龍寶心不在焉地坐在靈石床邊,發現小世界有輕微的晃動,而且龍臨居然又把小世界給封禁了...急得他抓耳撓腮。

    得知遇到云水寒的破境到煉虛,整個大瀛海被他的巨大氣機引發的劫雷封鎖,龍臨獨自在外觀望后,意缺兒溫婉地說:“我觀龍...大老爺神弓無敵,恐怕煉虛境巔峰也能難當他一箭,應該不會有事?!?

    想到那個前任圣女、便宜二姐柳近漪的駭人境界,龍寶相信被她一手帶大的意缺兒的眼界可不會低,眼光自然也不會差,龍寶有些釋然地笑了。

    龍寶有些惦記那個小皇帝莫多拉,向意缺兒問起。據意缺兒說,熙月皇太后并無所出,小皇帝是一個低階嬪妃生的;在他兩歲時,老皇帝駕崩,小皇帝即位前,他的生母突然被罰去帝陵為先帝守靈,沒多久就一病而亡...

    “難道老皇帝就他一個孩子?”龍寶問,他不明白為何讓一個懵懵懂懂的幼兒當皇帝,把他拘管整治得“不成人樣”。

    意缺兒道,倒是有那么幾十個的兒子的,但是陸陸續續地都不明不白地死了,死因各不相同,就剩下莫多拉那條獨苗,所以也沒得選。

    龍寶瞥了眼意缺兒和柳近漪頗有幾分相似的眉眼想,哼,什么不明不白地死了,十有八九就是被你媽弄死了...當然這想法無憑無據,他是不會宣諸于口的;他也不理解柳近漪為何要專注俗世政事,居然不嫌繁冗,一門心思垂簾聽政起來,這是要搞哪樣?
玩分分彩必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