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下載網 > 破軍臨之凡界卷 > 第一百七十二章 莫多拉的星靈根

第一百七十二章 莫多拉的星靈根

    龍寶想不通柳近漪為何要“留下”莫多拉,是看中了他有什么特別的嗎?他和小皇帝接觸時,沒有感覺對方有修煉根骨...當然世事無絕對,龍臨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任誰看他都是一個凡人的體魄,也許小皇帝也是一個例外。

    “莫多拉可以修煉嗎?”龍寶問,“他說他不想當皇帝,他想跟著我修煉當神仙呢。”

    意缺兒并不遲疑,微微搖頭說:“莫多拉不能修煉,他只有一條‘星靈根’。”

    “啥?星靈根是什么玩意兒?”龍寶愕然,“你看我們小世界靈氣濃郁純凈,上品靈石圣級丹藥多多,就算是紫休那樣狗皮倒灶的‘天靈根’也修煉到煉氣后期了,莫多拉難道就不行?”

    意缺兒又搖了搖頭,“天靈根是五行雜靈根,確實資質很差;但星靈根是最差的,有九條靈根,千辛萬苦凝煉起來的靈氣收進這樣的靈根往往如泥牛入海;就算資源足夠充裕,要修煉到煉氣后期也非常艱難,因為耗時太久,人族年壽有限。倒不如修習凡間武術,尚能強身健體,用時也不多。”

    “九條!”龍寶吃驚地揪了揪耳朵,“為什么叫星靈根?”

    “我也不清楚,大約是神界紫微帝星的神格有九道星芒,修真界對這種資質的人的一種嘲諷吧?”意缺兒嘆了口氣。

    “難道就毫無辦法了?”龍寶不甘心地追問。

    意缺兒猶豫了一下,說:“有的。把他帶到神界,請合適的星君將神靈力對他強行灌體。”

    龍寶:“...”

    帶一個凡人去神界灌體,這是開玩笑嗎?

    龍寶怏怏地揉了揉鼻子,“只有星靈根可以接受灌體嗎?”

    “是的,因為其他靈根無法容納那么海量又強悍的神靈力,很快會爆體而亡。”

    “少灌點不行?”

    “神靈力終究是外源的靈力,和仙人們自身修煉凝聚的仙靈力不一樣,會有很多難以逆料的沖突,若非萬不得已我想沒有人會這么做。”她沒有談論凡人的情況,因為凡人無法穿越仙界到神界去接受灌體,這種機緣實在太渺茫了。

    “那就是說還沒有過神靈力給人族灌注后成功的實例?”

    “我只知道這在理論上可行,實例確實不曾聽說過。”

    龍寶默了默,眼前有浮現莫多拉那張痛哭流涕的小臉,還有那雙緊緊扯住自己前襟的小手,莫名感到有點揪心,自言自語:“特么的,難道就沒有別的法子?”突然眼睛一亮,“對了,臨哥,大老爺也有神靈力!”

    意缺兒驚異地說:“確定嗎?”

    龍寶囁嚅了一下,他真的不確定,而且很擔心那樣做會給龍臨帶來什么意外的傷害...畢竟,龍臨并非神族,這已經可以肯定了。

    意缺兒不明白他為何這樣在意小皇帝能否修煉,龍寶撓了撓頭,笑了一聲說:“我看莫多拉那孩子可憐...柳老二那人,我覺得就是不懷好意...”

    意缺兒清澈的眼眸流露出震驚的神色,近乎語無倫次地說:“不會的,不會的,太后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人,她是...最好的女人...最好的...”反復念叨了好幾個“最好的”,唯恐龍寶不信。

    龍寶鼓了鼓腮幫,不予置評。憑直覺,他認為意缺兒是個單純的人,不太可能知道柳近漪的什么秘辛;不過他還是好奇,很想問問意缺兒知不知道那間青石小室里的故事,但見她皮膚上霜意漸起,眼神開始鈍滯,知道冰魄的效力又開始了,只好算了。

    小世界外的龍臨立足的小島被暴雪瞬間釋出的恐怖的沖擊力沖毀,他順勢往后疾如神矢般地飛退了數百里,才算沒被這宏大肅殺的氣機轟傷。數不清的島礁被轟成碎片,或沉入海底,或島尖被齊齊削去...整個大瀛海海域愁云慘霧,戴孝似的一片白茫茫。

    五百名化神境初期的修士,就這樣化為虛無;要不是親眼所見,他很難相信有這樣瘋狂可怕的渡劫方式。如此數量的化神境就為了成全一個煉虛境,真是匪夷所思。不知云水寒用了什么方法操控了那五百名女子,竟讓她們甘心赴死。

    暴雪狂舞,很快將他覆蓋成一個大雪人。

    大約劫雷感覺結果已經令它滿意,它在厚厚的云層中隆隆地冷笑數聲,盤桓了一番,終于收勢遠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狂風暴雪中彌散著云水寒的大笑聲,有無限喜悅,無限張揚,還有那種欲與天公試比高的無限豪邁。

    若龍寶在場,肯定要鄙視咒罵一番,龍臨只是斂去所有氣息,靜靜地遙望這個大瀛海真正的主人:王者云水寒!

    他心中默念:來日再戰吧。

    “恭祝父親破境成功!”云飛揚的聲音突然響起,拖曳著微微的雷音,在云間隆隆作響。龍臨有點意外,聽起來這個曾被他砍掉腦袋的家伙居然也已經化神初期,真的好快!

    云水寒大笑應答:“我兒護法辛苦!”

    隨后各種恭賀之聲猶如洪波涌起,皆是從遠處的云家群島而來。居然還有人踩在一朵五色祥云上,身著彩衣,高聲誦讀一批其他宗派事先準備好的賀辭,基本上是一些龍臨聞所未聞的修真門派,只有一個是他熟悉的:圣蓮宗。

    難道伊如纓用圣蓮宗秘法和云水寒交換大瀛海的支持?想起那碩大如山的詭異的青蓮和那些白衣女修的氣息,還有她們被擊潰時法身崩散如雪片的情景,龍臨很難不產生這樣的聯想。

    龍臨識海中浮起那個紅衣如火的身影,沒想到心氣那么剛強的女子也學會了諛詞如潮,真是不可思議。

    很快雪收云開,天青海藍,若非到處漂著海妖海獸浮尸和死去的魚蝦蟹龜等等,就像什么也不曾發生過。被一圈烏泱泱的叩拜者環繞的云水寒懸空而立,不知何時穿了一身明晃晃的金甲,黑色的長卷發尚未束起,在風中飛揚,猶如天神臨凡一般;他面帶微笑,偶爾頷首,似乎對那些冗長華麗的賀辭辭藻極為滿意。每念完一個宗派的賀辭,那些大瀛海修士們就歡呼、稱頌,好一通折騰。

    龍臨皺了皺眉,不知這數十萬人準備把這稱頌會開到什么時候。他吞服了一粒隱形丹,催化運轉丹藥之后拔地而起,直上云霄,然后朝龍淵大陸全速飛去。

    “嗯?”云水寒很快感知到高空的氣機變幻,仰臉一看,卻不見異常;他眉心的豎紋驀然擴開,露出一只發射著金色光線的金瞳藍眼,向那氣機異常的云間望去,只見一道筆直無色的淺淡劃痕,將一路重重疊疊的云朵剖為兩半,像一顆隱匿的流星,往龍淵方向颯然而去,速度快得令他都有幾分心驚。

    龍臨清晰地感應到,云水寒的天眼較之前的更強大了數十倍。

    一些境界較高的修士們看到云水寒的神色,正欲追趕,云水寒卻面色沉郁地打了一個制止的手勢;他感到自己破境之初,境界尚未穩定,沒必要生事。

    絕大多數修士們都是第一次見到云水寒打開天眼,個個滿面駭異和崇敬。

    云水寒若有所思地收回金色的視線,緩緩閉合天眼,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臉色陰沉得仿佛要滴下水來。眾人噤若寒蟬,那個高聲誦讀的修士也停了下來,惶恐不安地望向他,等待指示。

    云水寒顯得意興闌珊,揮手說了一句“罷了,都散了吧”,就化為一道金光,往宗門所在的群島而去。

    尚未近島,忽見三條灰色的人影迎面而來,速度也是奇快,幾個呼吸就到了他面前數丈之處:是他的妻子念秋黎和兩個舅爺念冬幕和念春午。

    見到三個人毫無喜色,甚至有點如喪考妣的模樣,云水寒不禁心生恚意,冷著臉問:“何事?”

    念秋黎眼圈一紅,說:“夫君,陰陽宗...被滅宗了!”

    云水寒雙眉挑起,“誰干的?”

    “聽說是一個少年和一個孩子,他們有幫手,還有一個叫柳近漪的女人,殺了掌門...”念秋黎一臉凄惶。雖然她離開陰陽宗之前也大鬧了一場,很不愉快,但陰陽宗歷代宗主都出自念家,念恒一就是她的族叔,待她一直還算親厚,她和兄長離開時,念恒一并未出面阻攔...想到從此再無強勢娘家可倚仗,念秋黎震驚之余大感悲慟,又兼惶恐沮喪,心情真的敗壞到極點。云水寒破境的威勢也沒有給她什么寬慰:跨入煉虛境又如何?念恒一還是煉虛境大圓滿呢...
玩分分彩必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