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下載網 > 億萬修行 > 第四十六章 再是離別

第四十六章 再是離別

    ......

    卻說這州君帶著赤練仙人回到家中,家中父母看著州君臉上衣襟上盡是血跡斑斑,先是嚇了一大跳,還以為她身后跟的是什么壞人,隨后便不由分說的趕緊將州君拉扯過來,護在兩人當間兒。

    隨后便異常仔細的開始打量起,門口那個裝扮怪異的胖子。

    她爹率先緊張發聲問道:“你..你是什么人?!為何來我們村落,這州君是不是被你所傷?”

    她娘也在那緊張兮兮的尖聲叫嚷起來:“快說!再不說我們就喊人了!”

    屋內氣氛此時是一片緊張,但看那胖子卻也不去解釋些什么,就自顧自的在門口哈哈大笑,還不時的拍打著裸露的大肚皮,好似眼淚都要笑出來了。

    這時只聽夾在兩人中間的州君,拉了拉爹娘的衣袖,低頭小聲說道:“爹,娘,他是這凡間的仙人,老瞎子的朋友,并無惡意,我這身上血跡也是徒然遭遇野獸,是仙師現身將其擊殺才染上的,不是我的血..”

    待州君說完這番謊話,那紅臉胖子卻是連忙將頭搖的跟個撥浪鼓似的否定道:

    “別別別,我可不能跟老瞎子。。。不不不,老祖,相提并論,其他的你怎得說都行,這回宗之后可不敢如此胡說了啊。”

    州君聽后便悄悄點頭暗允,只見爹娘被這一系列話語驚的是啞不能言,先是呆呆的看著州君,又看看門口怪人,過了好一會才一齊驚呼道:“仙師?!”“仙人!?”

    胖子看著他爹娘一臉不敢置信的神色,便又是咧著嘴,哈哈大笑了起來,便是指間輕輕一點,一簇熊熊燃燒的丹紅烈焰便從指間燃起。

    整個屋子的溫度便“騰”的一下升高,炙熱的有些令人窒息,嚇得她爹娘是面上瞬間驚恐萬分!

    胖子見此便趕緊收起了火焰,火焰一閃及逝,這屋子內溫度便漸漸恢復如初。。。

    只見她爹娘驚的嘴巴里都能放一個雞蛋,過了許久才緩過來....

    待兩人回過神來便先后朝著那胖子跪下磕起頭來,嘴中還不停懇求道:“仙師饒命,仙師饒命吶!小人有眼不識泰山!還請放過我們把。”

    看得爹娘如此屈膝求饒,州君心中是極為不爽!

    眉宇間便立即浮現一抹怒色,目光凌厲的掃向門口那紅臉胖子,似在怒斥:“看你干的好事!”

    那胖子將一切收入眼中,便是不好意思的訕訕一笑,雙手憑空往上一托,州君爹娘身子便被隔空緩緩托起,直至站正,但卻還是兩股戰戰,驚恐不已。。。

    一道神念與此同時傳入州君腦海之中:“師妹你也看到了,不是我意欲何為,乃是仙凡屬實有別啊。

    你既然已要決定走上修真求仙這條不歸路,那今后凡人見你,也定是如此反應,這可怪不得我。。。”

    待州君聽到腦中之音,便是身形一頓,隨后雙眼一凝,怒目而視,對著那紅臉胖子厲聲回應道:

    “話雖如此,但是我絕對不會讓自己的雙親跪倒在他人面前!”

    話語之間竟狹帶一股天生傲意!迫人之感油然而生!

    這讓胖子見此便不由的一陣錯愕失神,心中暗道:

    “好娃娃。。性情竟如此剛烈!,不甘屈于他人,如若不是你天生身材嬌小,我都要懷疑你跟掌門師兄一般同為天生霸體了。。。嘖嘖嘖,真乃奇人也....”

    思罷便對這州君訕訕笑道:“哈哈哈~小師妹當真是志氣可嘉,那你定當要好生修煉,待實力強大之后,才能達成這個夙愿啊。”

    只見州君低聲默許道:“我定當會好好修煉!”

    說罷便走到一臉呆滯還沒搞清狀況的父母身前,對著爹娘便徒然跪了下來。

    先是猛磕了三個響頭,隨即抱拳開口道:“爹!娘!孩兒不孝,要隨著仙師一同遠行修行去了!

    待日后修得成果,便回來接爹娘過去,已享天倫!”

    州君這番話語說的是不亢不憤,擲地有聲!聽得她爹娘又是一陣驚詫錯愕....

    過了許久,他爹才緩緩彎下腰,顫顫巍巍的抓著州君的手臂,神情復雜的看著她,知道她心意已決,便顫聲對她說道:

    “好,爹爹支持你的愿向!但在外可不同在村中,為人處世一定要小心謹慎吶!你還小,好多事情不懂得,便要多多向前輩們請教.....

    還要...還要記得你永遠是爹娘的寶貝女兒,所以萬萬不可有任何閃失!一定要好好的活著!....”

    說罷便是嘴唇嗡動,似是還想交代些什么,卻是偷看了一眼門口的那位仙師,沒有開口....

    只見她娘雙眼失神的冷不丁問了州君一句:“小洛呢?小洛人呢?”

    聽到小洛這個名字,州君的心中好似瞬間被萬柄鐵錘砸爛一般痛苦。

    但是卻強忍著疼痛,面上擠出一絲不自然的笑意,對娘回應道:

    “小洛他跟隨我一同前往,現在已經是...已經是被另一位仙師帶上路了,他說待修成之后便會回來給爹娘蓋一座大別院,然后再帶著爹娘.....”

    州君說著說著便說不出話兒來了,強忍著眸中的水汽,偏過臉去,起身開來,待緩了片刻便繼續說道:

    “他叫爹娘不必擔心與他,他還說會一直照顧于我,請您二老放心!”

    說罷便再也忍不住淚滴落下,快步走向衣柜,看似是尋找衣衫行李,實際上是已淚流滿面,找那衣柜遮擋去了。。。

    只見他娘默默點頭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都長大了啊,也該出去闖蕩了......只希望,別忘了我這個娘親便好......”

    語調卻已是低沉如喃,話語中夾雜一片悲涼之意。

    州君聽后連忙在衣柜處回應道:“不會的!不會的!我跟小洛會時時刻刻記得娘親和爹爹的。。。”

    此后三人便都默默不語,屋內便變得一片安靜。只聽門口那紅臉胖子一聲不和適宜的話語傳來:

    “哎呀,離別數十年而已呀,不要搞得這么悲傷嘛,哎嘿嘿~

    這初次見小師妹爹娘,也沒有什么好送的,在下也沒有什么凡間銀軟之物,這兩瓶增添壽元的,“地壽丹”,此丹有著延年益壽之功效,一瓶內有五顆,每顆服下便是能增添一百年壽元,此乃我的小小心意,不成敬意,不用客氣哈,相信你們定當會有再見之日的!”

    要可知這地壽丹竟被胖子說成小小心意!修行中人必定要驚掉了下巴!這可是隨便拿一瓶丟在修真界,便是能掀起一股不小爭奪風波浪潮的東西!

    能增添壽元的天材地寶可是極為少見!更不要說是經過提純精煉的丹藥,更是萬般難求!任誰得了也要收藏珍惜,以備不時之需!

    這紅臉胖子其實心里還是有些肉疼的,這可是他幫了神農谷一位仙子的大忙所換取的酬勞,一共五瓶,此刻便已是給了州君爹娘兩瓶,屬實大氣!

    不過這也能看出,這赤練對州君的重視程度!

    只見他爹娘接過之后卻是沒有感到有多興奮,也對,這再昂長的壽命,若是沒有兒女作伴,便是徒添孤寞寂寥了......

    “只希望爹娘緩過一些時間,便能夠靜盼兒女歸家吧....”

    州君如此想到,手上也是打開了小洛的衣柜,除了那套濟公給于他的玄色衣袍,便只剩一個拿破布所包裹著的長條狀物體了,長約三尺,布條上還系有一條背帶,州君便取出此物,輕輕的將那布條稍微捋開一些。

    首映眼簾的便是一枚古銅色木質劍柄,劍柄質地略有些粗糙,但細看卻是得知此人之前有在耐心打磨,劍柄之上還歪歪扭扭的雕刻有一條小龍,看起來丑丑的,但是在州君眼中卻煞是可愛。

    州君滿眼淚光的再將布條緩緩抹下,便是能看到劍身了。

    只見劍身之上赫然有“州君”二字刻印其上!

    那兩字看起來雕琢的十分用心,雖然比劃生硬,但卻是工工整整的,絲毫不像是出自小洛之手。

    看到劍身上字,州君更是渾身顫動有如篩笠一般,眼淚流出更甚剛才,嘴巴一張一合的就要放聲哭出來,但是喉嚨卻嗚咽的極力制止住....

    “原來.....原來他這幾日來費盡心機的就是為了給我做這柄木劍.....但是卻因我而死!....我....我的小洛!...”

    一股龐然若失的無力感瞬間灌溉了州君全心,身子也隨之癱軟起來,倚靠著衣柜,額頭也已是抵在了衣柜的木門上,正漸漸滑落,漂亮的小臉兒癡呆如木,輕聲喃喃道:

    “難道世道當真如此不公嗎?.....”

    只見州君緩了好一大會兒才平靜下來,隨后便開始緩緩拾到起來自己,再將眼淚擦干,眼中決絕之意再現!心中默道:

    “既然世道如此不公,那我今后便定要斬斷這番混賬世道!還你一個公道!”

    思罷便合上了衣柜的木門,又將背帶系于胸前,斜跨背上那裝有木劍的布袋,快步就向門外走出。

    待走到門外,便是轉身對著屋內的爹娘深深的鞠了一躬,口中錚錚有聲道:

    “爹!娘!保重了!孩兒此去,勿要掛念!他日定當回來重聚!”

    說罷便望向那早已立在院內的紅臉胖子,其雙目炯炯有神,冷意決絕!哪能見得剛才衣柜中的半分柔弱。

    胖子見此便是嘿嘿一笑,只見其單手一揮衣袖,兩人腳下便徒然浮起一片七彩祥云,緊接著祥云就緩緩騰起,弄著整個庭院都是一陣氤氳仙光,好不壯觀!

    那爹娘見狀便趕緊攙扶著出門而去,抬頭看著這祥云之上越飛越高的玉人兒,兩人眼中淚珠便再也忍不住的滴落下來。

    也不知再見是何時,萬般滋味灌入心頭,也只有爹娘,才能得知其中滋味如何了吧.....
玩分分彩必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