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下載網 > 艾貝爾的黎明 > 第二卷 金色盟約與神諾爭端 第三十四章 怨恨與夙愿 (一)

第二卷 金色盟約與神諾爭端 第三十四章 怨恨與夙愿 (一)

    四月的季節,本是帶著芳香氣味的春風經過廢墟之地,卻變成了渾濁的風。當風吹到死亡沙漠,香味變得更加濃厚,最后在斷翼橋的盡頭飄散。

    稀落的仙人掌、紅色的巖石山脈、望不到盡頭的沙漠,眼前的一切對于初次來到這里的人來說,簡直是換了一個天地。

    “這里就是古神諾王室斯特朗家族的居住地——死亡沙漠。”佐伊解釋道。

    “大概半天的行程,便可以到達鳳焱城。”希澤說。他指了下西南方的巖石山。

    眾人跟隨希澤,踩著松軟的沙粒往西南走。西北側低矮的巖石山群后方是一個名叫火石的村落;它被半月狀的煉獄山脈環繞。在山脈的南端是火山群,再往下的地方便是希澤剛才指向的高大巖石山脈。

    鳳焱城位于沙漠南邊高大巖石山的頂端,在靠近風穴的地方。

    如果遠望,便可以看到那座紅色墻漆的城市,就像是鑲嵌在山頂一樣。她不像廢棄城那樣由巖石構建,也不像雷德麗芙城一樣用鋼鐵代替巖石為城市做裝飾與旋轉機關。鳳焱城是一座由巖石山的頂端完整開鑿出來的城市。

    看到眼前的一切,艾爾瑞絲松了一口氣,但這樣的旅行可不適合她這樣的大小姐。所以,她停了一下腳步。

    “好惦記安德魯的馬車,”艾爾瑞絲揉著雙膝,“你就那樣讓你的馬車在廢棄城的時候回去了。”

    “真是不好意思,諸位。我也想用馬車,可是它被復興軍團拿去用了。天曉得,復興軍團遇到了什么麻煩,而且偏偏就在我來幫助你們的時候。”安德魯解釋說。

    “你可以把包裹交給我,”格洛里伸手去拿艾爾瑞絲手中的包裹,順便將手中的水袋遞給她,“水袋給你,喝夠了交給狄倫。他需要照顧布瑞安特與布萊德弗澤斯。”

    沒等艾爾瑞絲將水袋遞過去,佐伊就開始遐想。

    佐伊望著遠處的山脈:“格洛里確實細心,以后我也打算找一個體貼的男人。不過,貴族最好。”

    盡管佐伊討厭貴族,但還是希望富貴。但格洛里確實吃了一驚,他無法想象——佐伊是個與眾不同的女子,竟然會有與平常人一樣的想法。

    想到婚嫁之事,格洛里不由得笑了笑。我可無法談論這些,至少不是現在——他試著將要翻起波濤的心沉下,緊走了幾步。

    不久之后,鳳焱城就在格洛里眼前了。他抬頭望了望,城市上空飄揚的血紅鳳凰標記的旗幟著實顯眼。當他將視線落在城門之下,那里已經大門敞開,并且走出兩名鳳焱騎士。

    格洛里想要上前搭話,但不知道眼前的騎士能否聽懂現代的神諾之語。于是,他猶豫了,就回頭看眾伙伴。

    “那個活了三千年的古神諾一定是像棵樹一樣連在了大地上。” 布萊德弗澤斯幻想著,并且看著格洛里。

    “如果沒猜錯的話,那一定是一個滿頭白發的賢者,就像神話里知識淵博的先哲。”布瑞安特打斷了布萊德弗澤斯的思考。

    接著,狄倫就開了一個玩笑。

    “那或許是一個仙女呢?”狄倫面對布瑞安特,又瞅了一眼艾爾瑞絲。

    艾爾瑞絲本來就因為疲憊而上氣不接下氣,一聽到狄倫說的話,就紅透了臉。“仙女……”她羞澀地躲開狄倫的視線。

    而佐伊發現了狄倫看艾爾瑞絲的眼神,就想調侃。她用右手食指戳了下左邊的艾爾瑞絲,然后說:“現在的季節很好,我們的大小姐也該找個人嫁了。”

    結果,下面搭話的不是狄倫,而是前面的一名鳳焱騎士。

    “請問這位人族小姐,你有意中人了嗎?”那名騎士突然湊上來問。

    “哈?”艾爾瑞絲一臉尷尬。她想,一定不要嫁給這種活了百年,甚至千年的神諾;如果那樣的話,就太古怪了。

    “抱歉,這個家伙是一個百年單身情癡。他只是在跟你開玩笑。”另一個騎士說。

    “歡迎你們來到這里,請你們跟我來。我會帶你們面見洛萊卡殿下。”剛才的騎士說。

    再一次聽到洛萊卡殿下這幾個字,茱伊開始相信了——這世界上還真有活這么長久的。

    “原來是真的。上天真是公平,愿龍神保佑我們如他一樣長久。不過,最好是保佑我的容顏常駐。”

    當茱伊羨慕地說完,她身邊的高矮搭檔露著一臉驚詫的表情,然后閉上眼,就抱合雙手祈愿。

    就這樣,眾伙伴踏入了寬大的木門之內。

    他們在領主大殿內,經過紅色地毯。通道兩側是英雄雕像,包括蘭杰斯。而墻壁兩側上的畫像是格瑞斯家族與斯特朗家族的,并且按輩分排列——開頭的畫像就是古迪安與對面的洛萊卡。

    打量了一番畫像,安德魯就擔心起洛萊卡。“希澤,洛萊卡殿下沒有外出嗎?與往生石長久待在一起可不是好事情。”他問。

    “他在大殿的花園等你們。今天一大早,殿下就告知我們有重要的客人前來,并且命令在下前去迎接。”希澤回答道。

    可是,安德魯搖了搖頭。

    “預知未來是會折掉壽命的,這個魔法是禁忌。你得時刻提醒他,別讓他太依賴往生石。”安德魯告誡道。

    這時,一個聽著像是可以撼動山脈的聲音傳來;它并不刺耳,只是讓人感覺非常沉重,也沒有讓人顫栗的王者霸氣,還隱約帶著一點悲傷。

    “安德魯,我親愛的朋友,你又來做客了。請穿過大殿深處的通道,來花園這里。我現在哪都不想去,想起兩千年前的事情真是讓人哀傷。”

    跟隨這個聲音,他們穿過明亮的出口。

    一個樹木茂盛,鳥語花香的地方出現在眼前。除此之外,就是盯著往生石的洛萊卡,而往生石中則顯現他所聯想到的事情。

    “好了,我們終于見到這個偉大又古老的神諾了。”安德魯感覺輕松了一點,并且伸展手臂。他正要上前擁抱洛萊卡,以此問候。

    安德魯卻沒料到,高矮搭檔里的矮子先說話了。

    “這個老家伙就是大神諾王的兄弟。看,布瑞安特猜錯了。知識這東西還是貴族懂得多。”矮個子說。

    幸運的是,洛萊卡可不是什么心胸狹隘的神諾。他對矮個子笑了笑,就與安德魯搭話。

    “歡迎你們到來。但是我的朋友安德魯,你不要開這樣的玩笑了。哪里來的偉大?你這后半句倒是說對了,我只是個古神諾罷了。茍且活著,連利用奸計破壞傳送法陣的罪魁禍首都不清楚是誰;我就這樣跟格瑞斯家族一起讓后人笑話到現在。”

    由于洛萊卡面露悲傷,格洛里就往前走了一步。他覺得自己得說點什么,至少來緩解洛萊卡的心情。

    “安德魯說過這樣一件事。兩千年前,古神諾兩大家族之間的矛盾是因為一個被稱作詭秘藥師的神諾而起。”格洛里解釋道。

    緊接著,安德魯就繼續往下講。

    “諸神時代,守序之王率領軍團發起戰爭,人族與神諾的領導者共同簽訂了金色盟約。從此,神諾族與人族繁榮與共。守序之王想破壞聯盟,但是又一時半會做不到,所以他計劃著一場陰謀。”

    安德魯聞著綻開的花,試著講述更多。

    “古迪安將兵力派往諾亞叢林后,一個歸屬于格瑞斯家族的密探從中作梗。密探前往格瑞斯家族與他們訴說——斯特朗家族要肅清王室分支,建立只剩斯特朗王室統領下的神諾王國,而那個領導者就是洛萊卡。”

    “對,那真可笑。他們說我要肅清格瑞斯家族。”洛萊卡笑著說。

    “不久之后,格瑞斯王室的成員接連被刺殺。于是,格瑞斯王室在古迪安不知道的情況下連夜與你面談。”安德魯坐在石凳上說。

    “那一夜,我們爭執不斷。我沒有撤回支援古迪安的命令,但就在我即將帶領士兵使用傳送陣出發的時候,卻發現傳送陣被破壞了。那可是唯一能到達諾亞叢林戰場的傳送法陣。”

    洛萊卡也坐下,然后繼續上面的話。

    “而我始終沒有放棄幫助我的兄弟古迪安。我明白時間不會等待,所以下令讓騎士團長帶領先頭隊伍穿過廢墟之地與古迪安會合。但守序之王已經到達王座圣地。”

    談論到這里,安德魯無法安心坐著了。

    “但是讓你氣憤的是,格瑞斯家族受到蠱惑并將橋斬斷了。”安德魯將一條樹枝用力折斷。

    “騎士團團長返回鳳焱城并且向我報告,翼橋變成了斷翼橋。他說它被格瑞斯家族的人斬斷了,而且我的騎士在那里確實看到一名七星騎士親自動的手腳!”洛萊卡冷笑,“那一天我用鉆石長槍將殿上的椅子戳了個粉碎。”

    “喔,那一定很值錢。真是可惜。”矮個子嘖嘖道。

    “而格瑞斯家族的探子回到雷德麗芙城后,卻說你們將翼橋斬斷;還說你們不僅毀掉誓言,還要將格瑞斯家族出賣給守序族!”安德魯扔掉斷枝。

    “當蘭杰斯收到古迪安的信件后,打算在夜晚出發。他要求格瑞斯王室再次向斯特朗家族請求支援,但是格瑞斯家族的貴族說斯特朗王室打算避免外界糾紛。后來,格瑞斯家族決定放棄古迪安,以此來保存實力應對斯特朗王室,”格洛里補充道,“所以,蘭杰斯不得不獨自前往天空之城。”

    “可惜靈源王佩早已經遺失,否則誰都不能違抗古迪安。但這始終不是問題的所在,一切都源于我們內部的爭斗。”洛萊卡皺了眉。

    “那個密探就是詭秘藥師。他化妝破壞了傳送陣和翼橋,然后在兩大家族中散播謠言。”安德魯說,“但是他的名字是一個謎。他脾氣古怪而且癡迷煉藥,一直在尋求世間可以起死回生的魔藥煉制方法。而守序之王給了他一個承諾,如果可以將金色盟約中的神諾族從內部擊潰,就告訴他煉制這種魔藥的辦法。”

    關于藥劑,佐伊有所了解,所以格洛里就看著她。于是,佐伊就做了解釋。

    “世間根本沒有這種藥。可以起死回生的事,只是守序族的傳說故事,沒有任何的歷史記載,不然那些已逝的英雄應該復活了。”佐伊哼道。

    洛萊卡思考了一會。“無論如何,我希望你們能參加我們的戰前宴會。”他說。

    “我喜歡宴會,因為可以吃到美味佳肴。”狄倫抿了抿嘴。他盯著格洛里,感覺這一趟旅行很值。

    “我們都喜歡宴會。”格洛里笑道。雖然他這么說,可是卻皺著眉。而安德魯也沒忘記格洛里右腹傷勢的事情。
玩分分彩必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