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下載網 > 我是魔道之主 > 第63章 黑店

第63章 黑店

    臘日祭,風雪開。

    酒樓開張這一日,正是臘八節。

    不知是巧合,還是有意,夏芒選了這一天,沒有鞭炮齊鳴,也沒有鑼鼓喧天,他就讓段沉隨便搞了個牌子,豎在門口,上書八個大字:

    “酒樓開張,歡迎登樓”。

    簡直太隨便了,讓秦非花很無語,但人家是樓主,他只是個店小二、跑堂的,小聲咕噥了兩句,發發牢騷,就趕忙跑出去迎客了。

    夏芒仍在第三樓,他斜倚在窗邊,隔著窗欞看向外面,抓起酒壺喝了口酒,自語道:“天日紅彤彤,映襯朝霞,是個好兆頭。”

    他抬頭瞥了眼初生之日,冷笑了聲,道:“就是這所謂的天日看著不討喜。”

    矮子侏儒在后廚忙活,段沉一時無事,也跑去了門口,和秦非花一起迎客。

    “諸位,今日風雪酒樓正式開張,大家走過路過可千萬不要錯過。”秦非花吆喝,滿口江湖話,“大家要知道,風雪酒樓可不止是風雪酒樓,它的前身、它的過去想必大家都有所耳聞,那可是一座真正的古樓啊,八百年不倒,藏蘊大秘,和魔上大人有不可說的關系,現今我們夏樓主開恩,允許大家能進來吃碗肉喝杯酒,這種好事若是錯過了,可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人們聞言頓時無語,滿頭黑線吶,敢情不進你們風雪樓,還會被天打雷劈了,這還詛咒上了!

    段沉輕咳了聲,拉了拉秦非花的衣袖,秦非花會意,仰天打了個哈哈,笑道:“我秦非花向來喜歡開玩笑,了解我的都知道,大家別介意,不過我們風雪酒樓真的不容錯過,好酒不缺,更有好肉,還有一位百年難遇的大廚,說起這位大廚那可就厲害了,他是影魔教的傳人,影魔教大家都知道吧,就是魔道大佬影魔老人開創的那個,在影魔淵,堂堂十八魔教之一,而我們夏樓主卻把影魔教的傳人拉來做廚子,給大家做菜吃……敢問咱們能錯過么?”

    圍觀眾人無語,影魔教的傳人做廚子,怎么聽著像是……胡扯?

    影魔教,那可是當世十八魔教之一,其教主影魔老人更是魔道大佬,兇威赫赫,能止小兒夜啼的超級大魔頭,堪稱當代梟雄級的人物,其傳人修為地位都不低,而秦非花卻說夏芒把影魔教傳人拉來給風雪樓做廚子了,這怎么聽著都像是天方夜譚,不現實。

    “影魔教傳人做廚子?好大的噱頭!”有人嘿嘿冷笑,覺得夏芒是在扯虎皮做大旗,想強行把風雪樓和影魔教綁在一起,這樣的話,大家因為忌憚影魔教,就不敢輕易對風雪樓有動作了。

    昨晚的事很隱秘,只有小部分“有心人”了解,而其余人多半是不清楚的,故此大家才會有這樣的想法。

    他們若是知曉,那矮子侏儒是被夏芒打怕了,遭脅迫才做了風雪樓的廚子,必然會目瞪口呆。

    “不管怎么說,風雪樓重開,還開成了酒樓,怎么都應該進去看看。”有人說道。

    “不容錯過的風雪樓!”

    “秦非花和段沉這倆貨竟然成了風雪樓店小二,真是沒臉吶,想他們在這第一墟年輕輩里,也算是有名有姓的人物,居然自甘墮落,成了夏芒的小弟……英明盡喪,以前那點名聲算是徹底敗光了!”有一身穿藍衣的年輕男子搖頭嗤笑,貌似很看不上秦非花和段沉。

    秦非花瞇起眼睛盯著藍衣青年,道:“風雪酒樓今日開張,開門揖客,歡迎大家進來捧場,可風雪樓也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進來的……”

    “你什么意思?”藍衣青年喝問。

    “意思就是讓你滾蛋!”段沉不客氣道。

    “你……放肆!”藍衣青年臉色一沉,怒道:“你們這風雪酒樓到底還想不想開張了,如此跋扈,目中無人,是在做生意么?就是做生意,也肯定是黑店!”

    他話音落地,就有人起哄道:“就是,和氣才能生財,開張第一天就這么橫,你們這哪里像是做生意?”

    “肯定是黑店!”有人小聲說道。

    “大家可千萬不要上當了,考慮清楚了再進去,不然進去出不來可就得不償失了。”

    “黑店宰客,說不定還……殺生!”

    ……

    人群中,相繼有人開口,你一言我一語,把氣氛弄得很古怪,多數人望著正門大開的風雪樓,以及門前的秦非花和段沉,神色狐疑。

    秦非花和段沉對視一眼,神色凜然,這顯然是有人在暗中攛掇,要搞事情啊!

    第三樓,夏芒只是瞥了眼樓下,就收回了目光,漠不關心,如果秦非花和段沉連這點小事都解決不了,那就太差勁了,他們也沒必要繼續留在風雪樓。

    “諸位,就事論事。”秦非花掃視諸人,沉聲道:“風雪酒樓誠意開張,又逢臘日,凡光顧者皆無償贈送一份臘八粥,還請各位看到我風雪樓的誠意,莫要受小人挑撥。”

    他將目光凝注在那藍衣青年身上,頓了頓,又道:“若有人故意挑唆,那風雪樓也不好欺負!”

    藍衣青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口中卻道:“什么挑唆,這分明就是事實,堂堂風雪樓居然開成了風雪酒樓,你敢說這里面沒貓膩?”

    “當然有貓膩!”秦非花心里道,這句話他自然不會說出來,否則就是自打臉了,他盯著藍衣青年,瞇眼笑道:“就是一座普通的酒樓,僅此而已。”

    “普通的酒樓?誰信!”藍衣青年冷哼了聲,“有貓膩必有詭異,依我看,這酒樓多半是黑店,大家還是別去了,以免把小命交代在里面……”

    “黑店你大爺!”段沉忍不住了,一步踏出,怒聲道:“我們正正經經開店,為了籌備酒和錢,腿都快累斷了,你竟然污我們是黑店,找死不成?”

    他這個貌似“老實人”也不裝老實了,直接跳出來,怒聲大罵,關鍵是這幾天為了籌備相關事宜著實是累慘了,現在酒樓好不容易開張,竟然有人污蔑說是“黑店”,這等若是抹煞他們這些天的功勞和苦勞,和往傷口上撒鹽有何區別?豈能不怒!

    秦非花更直接,他直接沖上去,猛地一腳把藍衣青年踢飛,而后踏在對方胸膛上,冷聲道:“像你這樣的貨色,黑店都進不去。”
玩分分彩必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