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下載網 > 天國的水晶宮 >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最后的演(xi)講(nao)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最后的演(xi)講(nao)

    早已經是百(chi)戰(gou)百(jing)勝(yan)的天空薔薇軍團,在凌晨四點便已經全軍起床了。這些精銳的戰士當時不是被冷醒的,而是被起床號和彌漫的肉香喚醒的。士兵們默默地起身,穿戴好戰袍和鎧甲,各自走出了自己的營帳。軍營里沒有糜爛的酒味和脂粉的臊氣,沒有醉生夢死的頹唐,也沒有恐懼和緊張凝成的壓抑。在例行的點名整隊之后,戰士們也驅散了起床之后的短暫倦意,開始有條不紊地收拾寢具和帳篷,最后一次檢查甲胄和武器的狀態。而等到早起一個小時的伙夫們把早餐送到,士氣更是高漲到了極點,不少人發出了歡呼聲。

    第一次近距離感受到第四軍團精神風貌的阿萊克森和赫多斯面面相覷,心中震撼。他們兩當然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精英法師,自然也是博覽群書之輩,當然明白,自古以來“聞戰則喜”都是百戰雄師的象征。對比起這些人,他們帶來的八千私兵簡直就像是一群混入了獅群里的鬣狗。

    很快的,兩人的面前也擺上了一份早餐,有面包、蛋、蔬菜肉湯和牛奶,完全管夠,味道也還算不錯。以普通人來說,這當然算得上是豐盛的。可問題是,在場的兩位可是歷史悠久的奧法門閥的家主哦,雖然在大貴族中不算奢靡之輩,每頓早餐的時候也都能擺上十幾二十個盤子的。

    當然,他們兩人倒是沒有什么被冒犯的屈辱感,因為在場所有的軍隊領導層,包括陸希本人也都是這樣的待遇。而更讓他們恐怖的是,前線所有的士兵也都是如此,需要在第一線陷陣沖鋒的甲士們甚至還多了香噴噴的大塊肉排和奶油點心。

    和士兵同甘共苦的將軍們必然也會擁有一支上下一心的鐵軍,兩位家主也不是不明白這個道理,但想和做,從來都是兩回事。

    “我們算是上了一條好船吧?”赫多斯對阿萊克森道。

    后者沉默不語,卻用力過猛地使勁點了點頭。

    早餐用完的時候是凌晨五點不到的時候。士兵們收好了各自的餐具,在指揮官的率領下,就在云中要塞前沿不到百米的地方開始整隊了。他們面前就是黑壓壓直沖天際的烏云長城,雷電在其中張牙舞爪,咆哮轟鳴,而再后面,敵人的態勢更是一無所知,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幾十萬敵軍幾千門大炮在對著自己。正常人,甚至是上過戰場的士兵,面對這樣的場景恐怕都已經在哆嗦了。事實也是如此。不說是兩家的私兵,就算是第六和第十三軍團的士兵們,心中都有些打鼓。

    然而,正面列陣,離云中要塞不過咫尺之遙的士兵們,一個個卻屹立在那里,宛若鋼鐵鑄成的雕像一般,凜然不動。

    他們看到了天空薔薇大旗迎著烈風招展開來,也看到立在那面大旗之下的身影。

    現在,隨著自己的大旗同樣也登錄到了島上的陸希,正在進行最后一此戰前部署。

    “格瑞瑪上校回報,前方各軍已經進入待命地點。瓦萊里烏斯上校回報,麾下直屬的騎兵部隊已經升空待命。”塞希琉道。

    視野之前,導力槍手、沖鋒手和重步兵們已經列好了臨地前進時的標準隊形。頭頂上,角鷹和蝠龍的長鳴聲響徹于耳,絡繹不絕。

    陸希微微頷首。

    “格蘭特上尉來報,炮兵已經進入各自炮位。”安德莉爾道。

    陸希抬頭看了看島一側的山坡,炮兵的紅色信號旗已經樹立在了那里那山坡不是自然產生的,而是魔法師們用地形變動法陣生造出來的,只能持續半天時間。當然,那也就足夠了。要不然怎么著,你能指望隨時都能找到完美的炮兵陣地嗎?

    “布爾中尉來報,他的沖鋒手隨時可以發動沖鋒。”塞希琉又道。

    “那就讓他先等著。不耐煩的話就啃兩下草皮。”

    “阿斯特雷少將、帕斯卡少將來報,他們已經在側翼展開。阿萊克森和赫多斯兩位大師的兵力還在調動中,預計還需要一個小時以上的時間,才會在南鳥島上全部展開。”

    “那就不用等他們了。反正無論是”陸希轉頭對安德莉爾說:“尤利西斯上校,請你在白船上待命。全艦隊所有的戰艦沖鋒隊將作為總預備隊,隨后有可能投入戰斗,由奧弗雷沙上校臨戰指揮,而他們的調度就交給你負責了。”

    安德莉爾微微一怔,將自己復雜的目光掩蓋在躬身敬禮之下,然后大踏步離開。

    塞希琉看了看學姐的背影,又看了看陸希,剛想要說什么,卻聽對方又道:“那么,塞希琉,你留在這里,用心靈連鎖隨時向我通報戰局。”

    塞希琉點了點頭,卻又問道:“那你呢?”

    “我,當然是要和士兵們在一起咯。”

    “……”

    “在對方的兵力和部署都無法大致確定的情況下,讓大家登陸,讓大家穿越雷暴,讓大家冒著槍林彈雨,一個島一個島地這么強攻過去,聽起來就像是昭和參謀的操作呢。更何況,在明明有辦法不費一兵一卒的情況下便能把敵人困死,我依然選擇打這一仗,雖說可以在歷史書上留下為無辜人民而戰的美名,但事實上,我確實是把相當多的袍澤戰友送上了死路,在這種情況下,若我不能和他們站在一起,又怎么能說服自己呢。”

    塞希琉垂下了眼瞼,沉默不語。而由于陸希并沒有故意壓低自己的聲音,旁邊不少軍官和士兵們都聽到了他的話,一個個都露出了“恨不得為司令官一死”的表情。

    “當然了,實際上,我在第一線,才能最快地結束戰斗,將傷亡降到最低。”

    塞希琉覺得這大概才是陸希的真心話,但周圍的官兵們卻有意忽略了,依然為司令官閣下前面的一番話燃得不要不要的。

    “好吧……注意安全。”塞希琉道。

    這一次換陸希愣住了。

    “你連魔神都硬懟過了,還有一個月之前的那事……什么時候我能說服得了你啊!”塞希琉嘆了口氣:“相比起來,那堵云后面就算是有二三十萬大軍,比之前的又算得了什么呢?”

    ……后面的敵軍老兄們,你們現在就可以哭了。

    “那么,還有那邊……”

    塞希琉咬住了下嘴唇,過了片刻才低聲道:“我明白的。雖然我希望一切都是你胡思亂想,但真到了要發生的時候,我明白自己該干什么。太大的事情我不懂,但我至少懂做好眼前事的事呢。”

    “不,我只是希望啊……真的需要做眼前事的時候,你可以現實一點。”

    塞希琉微微一怔,隨即才明白了過來,沒好氣地用力推了陸希一把:“去吧去吧,趕緊去把你的眼前事也做好。你不是說過了嗎,現在要對付的還只是看得見摸得著能用劍和魔法對付的敵人,還是好好珍惜現在的好時光吧。”

    所以,對面的敵軍老胸悶,你們到底哭沒哭啊?

    陸希也感慨了一下成長的多樣性,便準備向前方而去,才走了幾步,便感覺有人上來攙住了自己。

    我是瞎了又不是瘸了。陸希想,但他也沒有推開對方。不用看他都能感受得到,不是卓爾小姑娘阿克迪娜,卻又還能是誰呢?

    “你還真閑啊,沒別的事可做了嗎?”

    “娜諾卡姐姐和菲特姐姐那邊已經在準備了,一切順利。”小姑娘笑吟吟地道。

    “按輩分你該叫她們姑姑。”

    “我要真這么叫一定會挨打吧?菲特姐姐還好,人美心善脾氣又好,娜諾卡姐姐就麻煩了,別看每天一副大大咧咧的樣子,但其實是個小心眼的暴力狂呢。”

    “你個小卓爾也好意思說人家暴力?”

    小姑娘就當聽不到,繼續道:“我能幫她們打打下手勾畫一下法陣也就罷了,真等到了法陣啟動,我可插不上手。至于護法的,老師不是早有安排嗎?現在還真的沒什么事情可做了,不如就陪著老師上去直面一下戰場吧,給您當個親兵護衛也是沒問題的。人家回來以后啊,還沒有認真幫老師揍過人呢,這樣下來,以后見到了小卡爾曼和小弗雷妲,師姐的立場就站不住啦。”

    陸希笑了一聲,沒有再反對,任由小姑娘攙扶著自己,一直走到了戰線最前方的指揮旗下。代表陸希本人的將旗七彩薔薇旗也一直在隨著他的行動而一起前進。全軍將士當然不會忽略掉這一點,一直在行著注目禮。當這面旗幟來到最前方的時候,眾人的士氣也在一點點膨脹著。

    他們的統帥,他們的領袖,他們的王,他們的(nv)神和他們同在。

    然而,這些身經百戰的鐵軍卻沒有不受控制地歡呼起來,只是在等待著一次合理爆發的機會。

    格瑞瑪上校看著陸希出現在自己身邊,看著頭上的薔薇大旗,苦笑了一聲:“……閣下,如果我這時候勸您回到后面的指揮位,您一定不會同意吧?”

    陸希微笑不語。

    “那么,就請您帶我們再一次取得輝煌的凱旋吧!”

    “呵,所以我才愿意和您這些老同事繼續共事嘛。”陸希微笑一聲,然后輕輕地推開了小迪娜,又走了幾步來到陣前。光華閃過,他已經騎在了一匹巨大的鋼鐵戰馬之上。

    “比賽佛勒斯,老伙計……”陸希輕輕拍了拍鐵馬的脖頸,策馬面對著眾人,用擴音魔法把自己的聲音擴散到最遠的地方。

    “先生們,你們應該知道,正當我們在這里,在這座云中要塞和里面那些瑟瑟發抖的鼠輩們對峙的時候,到處都是好消息。國賊們在格羅倫港的鬼蜮伎倆被挫敗,兩萬人的援兵正在趕來。叛亂的門德尼亞城被第五軍團和格羅佐家的義軍們圍困,羅尼茨城和霧城更是完全光復,這些被門閥國蠹們視為自留地的城市,現在都已經落入了光榮的聯邦政府的手中。”

    以上的那些城市都是幾大門閥的封地,幾乎可以視作他們的獨立王國,但現在也都岌岌可危。這并不奇怪,門閥派把絕大多數兵力調到伊萊夏爾和東方前線的戰略不能說錯,但一旦失敗,也意味著地方力量的絕對失控。在他們一敗涂地的消息傳遍全國的時候,自然也會有人應勢而起。

    這其中有率領著高天原行省奴隸義軍的農民領袖。也有最開始就表示了對“緊急狀態委員會”質疑的第五軍團司令官老將格里維斯,雖然這位老中將是在得到奧克塔利亞城陷落的消息才正式起兵的,但姑且也算是最早就站隊了吧。當然了,有因為家主是某人腦殘粉所以一早就立場鮮明態度堅定的奧法世家格羅佐家之所以是“世家”而不是“門閥”,大概是因為這家已經一脈單傳好幾百年了而且還是因為家主是某人腦殘粉所以吃像一直比較好呢。

    這些人中當然也有應勢而起的野心家,同樣也一定存在一腔熱血的英雄豪杰。而無論是哪種,在未來的天空聯邦中,必然有他們的一席之地。

    嗚,譬如說,那個誰家的小誰的農民領袖就挺有趣的,組織奴隸義軍把門閥私兵打垮的人,絕對是天生的名將的,應該拉到軍中當個將軍。若人家不愿意也一定要至少給個元老位。這樣才能起到“聯邦是全體國民的聯邦”這種范本宣傳效果嘛。

    反正不管怎么操作,總比以前的奧法世家們好吧。

    陸希一邊琢磨著未來的“天下大政”,一邊繼續自己的演講:“敵人們在天空薔薇堡失敗,在達羅舒爾敗北,在希爾倫失敗北,在奧克塔利亞敗北。現在,我們已經光復聯邦絕大多數的國土,兵強馬壯糧草豐富。我們得到了列國和大圣堂幾乎一致的支持,現在,我們才代表著聯邦真正的秩序和法統!可是,說真的,如果不是因為我無限信任著你們,和你們的素質,而你們作為女神們的勇士,天空聯邦的兒子,也沒有讓他們失望,多次顯示過這種素質,否則,我們又怎么會在短短數月之間,就從東方邊境的一隅,到現在即將解放全聯邦呢?”

    實際上,較真的說,這其實都是某人的個人英雄主義作怪。但作為領袖,一定要學會把自己的功績分給手下人。沒看士兵們的鼻子都要開始冒火了嗎?連瓢潑大雪都抵不住他們燃燒起來的熱浪。

    “你們之中沒有人不是戰功顯赫的國家英雄。你們為祖國和為我所做的一切,我都了如指掌,并將永志不忘。按理說,你們已經征服了奧格瑞瑪,你們也即將解放聯邦,我也再沒有理由要求你們繼續戰斗。只要我們在這座云中要塞外面吃著火鍋唱著歌,過上幾天就會有大量的敵軍士兵爬出來求我們給包子吃了。到時候,所有的叛軍高層,那些曾經偽裝得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們,我們只用像抓耗子一樣把他們從伊萊夏爾的地洞中逮出來。”

    士兵們發出了笑聲。然而陸希更想笑,但由于在場只有他一個人懂這些梗,沒人和他分享快樂讓他有點小心塞。

    然而,這時候,陸希的口氣忽然一變:“可是,若如此一來,伊萊夏爾的一百萬市民呢?在這座小丑般的云墻之后,在那些國賊的走狗們投降之前,會有多少普通市民在饑腸轆轆的絕望之中,再承受折磨和戕害?是的,我沒有權力再要求你們拿出勇氣,但諸位是軍人,那么手無寸鐵的市民們便有權期待你們拿出勇氣!告訴我,我的戰友們!你們缺乏勇氣嗎?”

    “不會!”士兵們咆哮著,還有不少人接上了“有進無退,有我無敵!”的口號。

    “很好!那么,戰友們,決戰時刻已經來臨!如果再讓叛軍繼續盤踞伊萊夏爾,即便我們最終取得了勝利,那也代表一事無成。我必須要告之諸君:叛軍此時的兵力依然兩倍于我,我不知道他們后面有什么布陣,有什么底牌,有什么優勢。然而,我依然能要沖破戰爭藝術的束縛,哪里發現敵軍,就在哪里進攻!問題永遠不在于敵軍的數量,或是他們占據了什么有利位置,甚至是有什么從奶奶家的床頭柜里弄出來的古董!我們依靠勇氣,依靠縝密的計劃,依靠年復一年的嚴苛訓練,依靠我們愿意為保護弱者而戰的信念,冒著敵人的刀槍和魔法的轟炸前進!現在,我已經看到了你們的決心,那么,就準備接受最后的考驗吧!你們有人會死。是的,就算是我,也不可能保證每一個戰士能活著離開一個戰場。然而,我卻能保證,我將就在這里,站在第一線,和你們一同前進,跨越這道愚蠢的黑墻,踏平所有的叛軍,直到伊萊夏爾。”

    士兵們的歡呼聲化作了氣浪,化作了潮水,響徹天空。而陸希也在馬上,用唯一的一只手敲了敲胸甲上的天空薔薇紋章,向大家敬禮:“好啦,我的戰友們,早安!過不了多久,我們就將在蔚藍宮的廢墟前,重建一個新的國度,一個希望的國度!天空女神與你們同在,我也將在這里,與你們同在!”

玩分分彩必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