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下載網 > 天國的水晶宮 >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你們后援無限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你們后援無限

    (系統:宿主的演講獲得空前成功,全軍士氣+5。)

    “一不下心還以為我個他們喂了槍藥呢。”

    (系統:宿主在敵我雙方超過五萬人的大型戰場中演講成功,士氣加成超過3,任務“惡性質洗腦”完成度+1,獎勵經驗值2500,目前任務進度5/5,。)

    (系統:任務“惡性質洗腦”完成,獎勵經驗值10000,全戰爭技能+1。獲得稱號“尤里”,“戰爭號手”。)

    (戰爭號手:全軍士氣+1,對敵士氣打擊+15%)

    “嘿,總算是完成了,這任務的周期還真是夠久的。倒不是有多難,而是湊上五萬多人的大會戰還挺麻煩的,我總不能找上幾萬人尬講吧。不過,話又要說回來了,合格劃掉就很迷了嘛。”

    陸希一邊在新開嘀咕著,一邊在全軍將士如潮水的歡呼聲中又向前了幾步,將靈覺全部都投入到了面前的云中要塞之中。或者說,既然是分析這玩意的術式結構和魔力構成,瞎了反而更好。

    “果然……如此巨量的元素是由古老領主戰旗匯集起來的,再匯集成了雷云。只是,以我的那位前任,既沒有禿也沒有X毒就敢自稱校長的門修斯先生,以及那位不知名的大師的精神力,根本無法操縱如此海量的元素。所以,它們只是用古老領主戰旗的力量將它們匯集在了一起……可是,若不想辦法加以控制,按照元素的自然中立屬性,很快便會自動散開。在這種情況下,才利用了黑暗天幕,是這樣吧?”陸希在心里道。

    “是的。以前的主人說過,黑暗天幕最麻煩的不是能將不自然的氣候擴大并且持續,而是在這些不自然的氣候中滲入無窮的負能量。”基蒂在陸希的心里說。

    “很有創造力的組合。黑暗天幕實際上是已經被破壞了,已經沒辦法千年如一日地把負能量化作籠罩整個赫納斯半島的亡靈國境,但門閥貴族們還是有些煉金高手的,修復一點點,讓一定的負能量擴散到雷云之中也就可以了。負能量代表的是失序,而失序的氣元素嘛,不需要人為操作,自己就能形成恐怖的雷暴了。這座雷云長城,就是這么形成的吧。”

    “就是這樣的,主人。它的威力不強,不說是無之域了,就是普通的虹光護盾都難以攻破,以我們的實力是可以無傷通過的。”

    虹光護盾好歹也是六環魔法,你管這叫“普通”,那些一輩子都用不出來的施法者怎么辦?更多的普通士兵又怎么辦咧?

    嗯,咱不能指望區區的器靈也有情商嘛。陸希想,然后展開了世界樹權杖,讓自己的靈覺繼續深入狂暴的雷電之中。在那堵巨大的雷云風暴之中,無法用肉眼識別的術式結構,在他的靈覺中卻無所遁形,仿佛是一條條顯眼光線構成的立體幾何圖形。然而,那卻又是自己所見到的最復雜的幾何圖形之一,每一條線和點的連接之中都有無數的分支,就像是一座壓根不準備讓人通關的惡意迷宮。

    然而,之所以是之一,是因為陸希早已經見過比這種要復雜很多的術試結構的,有和云中要塞類似的大型災難現象型的,也有精神幻境型的。

    “……老師,蒂多姐。”

    陸希迅速將這樣的雜念壓在了心里,讓自己的精神沿著術式結構的“光線們”繼續向前。他的靈魂陷入了空靈,融入了無限的流動之中,在這一刻,精神和身體都將再不會受到現實時間的干擾。靈魂和感知在這些的光線迷宮中持續流動著,擴散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終于捕捉到了那一個點的違和之處。

    神器的輝煌,和負能量匯集的那一點,終究是混亂的。

    下一個瞬間,他的靈魂已經回到了身體之中。

    “找到了。”陸希說。

    “好快啊……前任主人當年尋找卡贊的亡靈冥河的節點時,花的時間可比您要多呢。”

    這難道是變相說我已經超過拉克西絲老祖奶奶了?嗯,不能得意千萬不能得意,咱馬上就是好幾個娃的端麗的爹了,一定要成熟起來。陸希對自己說。

    他回過了身,正對著全軍的將士們。他依然閉著眼睛,露出了一絲笑容,揚起了自己的世界樹權杖。

    “我只需要這樣的一擊!”他朗聲道。

    白光化作了直指蒼穹的神劍,刺入了翻滾的雷暴云層之中。然而,很快的,那細細的白光便沒入黑云之中,就像是有人往大海中丟了一枚蠟燭似的。

    可是,就在有些普通士兵們以為統帥閣下玩脫了也好帥好美好像跪著舔的剎那間,一絲白光在云中要塞的“城墻”之中驟然騰起。然后在數秒鐘便,盛開成了一朵巨大的光之花。

    雷暴停歇了,烏云化作了白云。只剩下大量的風元素才剛剛從暴躁中平復過來。它們依然,或者說暫時沒有散去,以無序的大風形態存在于云墻之中。

    風和云,按理說不應該共存的兩者,竟然在神秘學的力量下結合在了一起,依然是嘆為觀止的氣候奇觀。

    可是,左右也不過是稍微大點的風,以及讓大家看不見前方的云罷了。這已經無法大軍的前進路線了。

    不用等到陸希親自號令,戰鼓和號角便已經開始奏響。

    他策馬停在了原地,聆聽著身后宛若地震一樣的腳步聲。

    首先從他兩側通過的是兩個千人方陣。由持盾披重甲的重步兵和一定量槍兵,再加上輕甲的導力槍手,以及少量的施法者組成。

    這種兵力編組當然是現在主流導力軍隊的戰術——其實也就只有矮人、陸希的第四軍團和奧克蘭兩支新軍——如果有別的懂點軍史知識的穿越者在場,一定會大叫一聲“板鴨方陣”吧。當然,考慮到敵方并不可能擁有大量的騎兵,編組中便減少了槍兵的比例。

    這兩個千人方陣的指揮官是陸希的老部下艾明中校,腦殘粉三號埃爾斯上尉和村民B布爾則分別擔任副手。在方陣通過的時候,陸希也能感受到這幾位熟人的目光。

    “艾明,進入云霧之后,分別向兩翼運動,讓開正面戰場!”陸希道。

    “明白!”

    當前導的兩個方陣沒入云墻的時候,后續的部隊也來到了他的身后。那是第四軍團的核心,擊中全軍大多數活力的三千導力槍手,只有少量的長矛手護衛,列成的是橫隊。走在橫隊中央,護著薔薇大旗的正是格瑞瑪上校本人和阿克迪娜。

    陸希拍了拍比賽佛勒斯,便想要一同前進。

    “那個,閣下,這次您是不是應該下來了?”格瑞瑪上校看著騎在鋼鐵戰馬上頓時比自己高了一米多的陸希,心想這怕不是個耙子吧,頓時露出了“這次你要是不聽我勸勞資就要死戰也要死諫”的樣子。

    陸希不好意思地一笑,跳下了比賽佛勒斯。他倒不是擔心會被當成耙子,而是覺得這樣高高在上有點違反之前演講時的人設。

    不過,用自己的雙腿前進,感受著身邊袍澤們堅定的步伐。他從沒有一刻覺得,自己充滿了力量,自己無堅不摧。

    就像陸希所預想的那樣,云墻中只剩下了狂風。其強度足可以把幾只無辜的小貓小狗什么的吹走,但此刻卻完全無法動搖薔薇軍團將士們的步伐。

    “陸希,第六軍團和第十三軍團也已經突入云中,前鋒已經同卡爾·奧凡特的主力接戰了。可以確定,對方在藍龍島上已經增兵到了一萬人以上,并且在藍龍山上布置了一批塔蘭納弩手。”塞希琉的聲音通過心靈連鎖在陸希的心中響起。

    “嗯,塔蘭納?風暴海角上那個著名的傭兵民族嗎?記得在太陽王之前,不少奧克蘭皇帝都喜歡雇傭塔蘭納人擔任衛隊呢。呵,有錢還真好啊!”

    這你有資格說人家嗎?幾乎把整個涅奧斯菲亞所有著名傭兵組織都打包了的是誰啊?

    “老陰(喵)逼和大胖子呢?”

    塞希琉花了幾秒鐘才明白陸希說的是誰,無奈地道:“你啊……算了,在別人面前可不能這么叫。嗯,他們所有的兵力也全部登陸了,現在正在接近云中要塞,但還有一點猶豫。”

    “讓洛倫斯上校派一個小隊的翼人游擊兵過去勸說一下。瓦萊里烏斯的騎兵主力繼續保持待命!”

    “收到!”

    很快,己方的大軍便已經穿過了云中要塞的束縛,奧爾索天區宛若仙境的浮空島嶼群,這才瞬間映入了眾人眼簾。

    讓格瑞瑪上校稍微有些意外的是,敵軍在天橋島上竟然沒有安排一兵一卒防守。在穿過了云中要塞形成的長城之后,這個長條形的島嶼又向東面延展過去了兩百多米遠,正對著的便是鼎鼎大名的藤島和白楓島。

    藤島上盛產一種軟藤草,曬干之后乃是上等紙張的最好材料,這里也便漸漸形成了聯邦的造紙業基地。上好的天空藤紙幾乎是聯邦除了魔法物品之外,口碑最后的創匯產品了。

    至于白楓島,顧名思義,上面長了一片美麗的白楓林,算是伊萊夏爾小有積蓄的富裕市民階層們比較熱衷的一處旅游勝地。

    這兩處島上原本都有千余的常駐居民,卻早都被大批趕來的不速之客們趕到了伊萊夏爾的難民營中。當地的工坊、民房和旅游設施也都被拆掉,做成了望樓、鹿角等等。

    這批不速之客乃是以前被稱為“聯邦禁軍”,常年駐扎在伊萊夏爾的第一和第二軍團,在大多數普通人的心目中,也理所當然是聯邦最有戰斗力的軍團。

    ……emmmm,可惜,這是在法拉哈爾斯戰役之前的認識了。現在,大眾新的認知是,要不是聯邦的(女)武神在關鍵時候駕到,這幫中看不中用的馬路標本怕早就在鐵巖峽谷上空死光光了。

    當然,我們必須承認的是,既然有“中看”這個評價,那這兩個軍團的兵員素質,至少外觀表現出來的素質,以及裝備都是相當光鮮的。

    第一和第二軍團是常備軍,最多的時候總兵力有五萬多人,基本上都是從奧爾索天區招募的子弟兵。畢竟這里是聯邦浮空島最集中,人口也最密集,當然了,也是商品經濟最繁榮的地域。確實,也只有這片幾乎集中了全聯邦四分之一人口的地區,才能招募到幾萬體型健碩,身體健康的適齡男子了。另外,按照聯盟大人物們的盤算,只有奧爾索的子弟兵才有保家衛國的家國情懷,才能更好地衛護首都——以及首都中的大人物們。

    嗯,有點我巨唐府兵的既視感了有木有?

    才怪啊!

    有土地有財產有社會地位有戰利品分配權的自耕農兩家子,和城鎮小市民、佃農、碼頭搬運工是一回事嗎?

    總而言之,在工業革命之前,商品經濟繁榮的都市區是出不了好兵的,最多只能出一群馬路標本——譬如說我煌煌大慫八十萬東京禁軍,再譬如說,伊萊夏爾的禁軍。

    “不用管他們。讓艾明在橋邊擋住他們,不讓他們添亂就可以了。”陸希對格瑞瑪吩咐道。

    上校點了點頭,沒有多話,直接向身后比了一個手勢。當下便又有四個千人方陣從后面的軍陣中脫離,快步向兩翼運動。這幾個方陣便是典型的巨盾、長矛和弓弩手的搭配了,一看就是為防守做準備的。

    當然,導力槍肯定是比弓弩好用的,但這世界上畢竟是存在一大群能把弓箭射出反器材效果的牛人,一時間還是不敢全部替換。何況產能和錢包也跟不上嘛。

    “我以為老師是想要從橋那邊硬推過去,從第一和第二軍團中隨便選一個打垮呢。”阿克迪娜道。

    “沒有這必要,橋梁戰兵力無法展開,誰進攻誰倒霉。就算是我也沒有把握控制傷亡。既然如此,就把主動權讓給他們吧。兩座橋各三千人,足夠讓他們不敢動彈了。”陸希道。

    “要是他們拼死攻擊呢?畢竟他們也有三萬人呢,而且看裝備還是很精銳的。我聽說,這是聯邦的禁衛軍,而且之前的一年時間都在有阿格羅爾上將親自整訓,戰斗力應該還是很強的。”

    “區區的馬路標本而已,一年時間又能有多大改觀?阿格羅爾大叔當然是個很厲害的名將了,但就算是他也不可能這么短時間就把吉祥物變成鐵軍的。”

    半年時間就把一群收編土匪、失地農夫和破產小市民變成的鐵軍是哪一位啊?旁邊的格瑞瑪心想這家伙分明就是在炫耀自己,但就是沒證據。

    “更何況,阿格羅爾大叔才剛剛把提拔了一批能做事的軍官,結果政變的時候叛軍頭目們又把以前的酒囊飯袋們又請了回來。這么來回折騰,真是鐵打的也折騰廢了。”

    說到這里,陸希已經確定下一步的計劃:“讓艾明盯著他們。若對方有任何異動,守住橋開槍招呼就是了。另外……塞希琉,讓格蘭特把所有的收割者都推上來,崩山將軍繼續在原地待命。”

    后面半句當然是陸希用心靈鏈接下令的。

    我們都知道,現在第四軍團裝備的導力炮一共是兩種主要型號。用來攻城犁地的重炮崩山將軍,以及輕便一些的收割者。前者只能用犍馬牲畜拉拽,對部署地形有一定的要求;后者則可以讓步兵們推著前進,只要不是爛泥潭,穩定好了就能開炮。

    現在,既然已經已經確定了對方的態勢,是時候讓“輕裝炮兵”們跟上來了。

    魯樹人先生不是說過,不能和騎兵一起機動的炮兵不是好伙頭軍傳嗎?

    “繼續前進!”陸希對中央方陣下達了這樣的命令。然后又向緊隨在三千導力槍手身后的一個打著繁星令旗的百人團體招了招手。為首的兩名披著法袍的年輕人頓時快步跑了過來。

    “小李子,艾利歐,你們知道應該做什么吧?”

    學姐管我叫“小李子”呢,雖然總覺得帶著一點惡意,但只要是昵稱就代表我是自己人啦。李斯特壓著心里的美滋滋,認真地觀察了一下現在的情況。此時,大軍前鋒,也就是三千導力槍手已經前進到了天橋島的西部邊緣,離對面的東門島,卻還有相當距離的云海相隔。

    “最遠距離三百四十五米!”李斯特瞬間就用預言魔法完成了偵測,然后才用肯定的語氣做出了判斷:“目前我們訓練記錄是三百二十米,但現在是在戰場上,一定會有敵人的干擾……所以,一定可以完成!”

    他的表情相當堅定,相當的有硬漢戰士范兒,可惜配著那張正太臉相當的沒說服力。

    “是的!學……司令官閣下!戰斗法師團集中起來,就是為了此時一刻!”同樣因為被陸希稱了昵稱而喜滋滋的艾利歐特頷首稱是。比自己的好基友李斯特還缺乏說服力的蘿太臉上,卻也滿是戰士般的凜然堅韌。

    “很好!放手去干就是了!你們的時間有限,但后援無限!”

玩分分彩必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