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下載網 > 首席大人的掛名妻 > 第649章

第649章

    而顧盼她在這個時候的話根本就沒有那么多的心機,就只是想要跟這個芳姨說一下,讓他不要再跟著這個葉云軒說這么嗅事而已,所以在這一會兒,芳姨他問到了之后顧盼,她就這樣子直直白白的告訴他自己為什么這樣子問。

    “沒有,就是現在我跟這個葉云軒他相處了嘛,然后我在前些天就發現好像你跟他加了這個微信吧,這是什么時候的事兒啊,為什么我都不知道呢?還有你們加微信就加微信嘛,愛說一些什么的話我也不管,但是能不能別盡扯我這一件事情了?”

    顧盼她對于這樣子的一個情況,真的是無力吐槽了。

    你說你們加微信是出于怎樣子的一一個目的的話,顧盼她是管不了的,但問題就在于你們加微信,然后就在微信里面說別人的壞話,這怎么可以這樣子呢?這樣太不厚道了,特別是顧盼她這么尷尬的時候。

    “我哪里有說你的事情了,沒有!”

    而這一個顧盼,她一說完之后,芳姨他立馬就給出了一個答復了。

    只是他回答的那么快顧盼,她相信嗎?

    自然是不相信的了。

    “芳姨,除了你告訴他以外,好像就沒有人會告訴他了吧,你怎么可以這樣子呢,我都已經知道這一件事情的真相是怎么一回事的了,你怎么還想著抵賴啊,我都沒發現,原來你是這樣子的一個人呢,不過我可管不了那么多,現在最主要就是你千萬不要再告訴他我的這些事情了,你都不知道那時候我有多尷尬。”

    顧盼她自己說著說著就開始將自己的這一些尷尬的事情說出來了,但是后來他想了一下,就這樣子說出去是不是不太好呢?

    畢竟這樣子說出來之后,就所有人都知道他吵架吵不過這個葉云軒的了。

    這樣子是不是就真的是特別丟臉的一件事情了?

    是現在該怎么辦呢?不說都已經說了。

    “你和他發生了什么事情了?為什么會讓你尷尬?還有我到底說了什么樣子,理解事情讓你尷尬了,我剛剛跟你說了,我沒說就是沒說我,干嘛要騙你呢?你覺得芳姨是這樣子的一個人嗎?”

    芳姨他在這一會兒真的感到莫名其妙,這個盼盼到底說什么呢?他什么時候跟這一個葉云軒說這一些事情呢?他又不是閑著沒事干。

    他每天都需要做這一些家務活,哪兒有這么多的時間拿著手機在這里跟別人聊天啊,就算是聊天,但他大字都沒認識幾個,能夠說些什么呢?

    這個盼盼他也不用腦子想一下,真是的,怎么就拿到這一件事情,就在這里埋汰他。

    他都想在這個時候拿個錘子,錘開顧盼的這個腦袋,看一下他到底在想一些什么東西。

    “沒發生一些什么事情,就只是跟他說兩句話,然后他就將我之前的做過一些特別丟臉的事情說出來而已,你你想想看,就是你在這里說著事兒,說著事兒,兩個人就吵起來了,然后他就說你這一些丟臉的事情說了,你覺得你的這一個內心開心嗎?肯定就不開心啊是不是所以你們就能不能夠說,不要說張羅所有的事情都直接告訴這個葉云軒的,他要是想知道的話,他肯定得會問我,我到時候我要是想要告訴他的話,我肯定會告訴他的,但問題就是我現在不想告訴他的話,你們能不能就不要告訴他呀,這樣子弄得我真的超級尷尬的,都不知道該說些啥事兒,他好,并且人家說的又是事實,難道我還在反駁嗎?而且他還直接拿這個聊天記錄來給我看了,我還能夠駁回一些什么呢?基本上這就是一個鐵定的事實了。”

    顧盼她在這里真的是越說越生氣,其實這幾件事情其實嗯沒那么多準說出來的話就沒那么尷尬的事情的問題就是這么多嘴的說了讓顧盼她面對這樣子的一個情況。

    也許他是好心的將自己的這一些事情都告訴自己一個葉云軒,讓他多了解一下自己的這一些情況,是或者性格等等的一些事情,但問題就在于這一個葉云軒他跟自己是一個什么關系,你這樣子告訴他,這不是在幫他,反而讓他特別的尷尬,特別的為難。

    “我說你們兩個才剛剛結婚,可能住在一起的話就有很多的,這一件事情呢就不能夠相處得來的,但是你也要多多謙讓一下,人家云軒這個孩子你看這一個云軒呢,他看起來就特別寵愛你的那一種姿勢,都讓著你的那一種,但是呢,你也不能過太過分,是不是有些事情吧是兩個人,大家互相寬容互相包容,才能夠好好的生活下去的,芳姨呢,最希望的事情就是你們兩個能夠好好的在一起生活,就不要弄出特別多的一些事情來,所以說呀,云軒他就算拿你的這一件事情來說你你也不要覺得太過分,或者太看什么的,反正這些事情你確確實實就說出來了嘛,做出來了那你還能夠去反駁什么呀?你基本上人家說的都是鐵定的事實,你自己也說了是不是,所以既然是事實的話,你為什么要覺得尷尬呢?小時候誰沒做過一兩件特別丟臉的事情了,這也沒什么的,所以你自己首先就要是你自己將這一個心態給放寬,不要說什么事情都往心里面去想想那么多想那么多是沒用的。”

    芳姨他覺得顧盼,她在這一會兒的這個心態呀,是不太好的,畢竟他都已經結婚了,如果再是以前那樣子一個性格的人的話,這兩個人準是10天吵一次,20大天一大吵,這樣子那是還能夠生活下去嗎?基本上兩個人的性格合不來的話,就送不活不下去的了,他希望盼盼是幸福的,所以在這一會他也多嘴的勸說了兩句吧,只是希望盼盼他也不要嫌棄自己在這里嘮嘮叨叨,平時他在家里面就老是說他在這里念叨一些什么話,可是那都是為他好的。

    “我雖然知道是這樣子的一個道理,但問題是在于也不能夠這樣子啊,將我所有的事情都告訴別人了,我還要不要臉了啊,難道你不知道就算兩個人在一起生活的話,一些太丟臉的事情說出去,那樣我真的是無地自容的,你個人在自己愛人的面前肯定是保留那么一絲絲的尊嚴在的,可是你們現在都講我所有的事情告訴人家了,我還有什么尊嚴可說了,還有什么形象可說了!”

    話雖然是這么講的,但是顧盼她覺得自己其實這么在意這一個選項的話,那也是情有可原的嘛,畢竟他跟這一個月以前只是合同關系而已,然后自己的這一個形象就已經全毀了,可是這一個葉云軒卻還是原原本本的那樣子,你說這能夠一樣嗎?

    所以說顧盼她在這里會真心的感到自己的這個內心是非常的不公平對待的。

    “該說的話我也都說了,希望你能夠聽進去吧,然后就像你所說的這樣子,你這些丟臉的事情不做都已經做了,就不要怕別人嘲笑,就是王姨切切實實告訴你的一件事情,你能夠聽得進去是好事,你要是不能的話,芳姨也希望你自己能夠好好的將這一件事情想通。”

    在說這一番話的時候,芳姨她可是一邊做著飯菜,然后一邊在這里跟顧盼她聊著的。

    在說完了這一番話之后,他就看了一下顧盼的這一個神情,看樣子他是還沒有聽進去對了。

    因為在這一回顧盼,她還是蠻不在乎的,憋了一下嘴巴。

    在心里無奈的嘆息了一聲。

    “行了行了,反正你所說的是一件事情吧,真不是我告訴他的,我也沒有這樣子的,一個時間告訴他你的這一些事情,畢竟芳姨是挺尊重你的,你要是想要告訴他的話,你肯定就會自己告訴他,但是如果你不想說的話那我是不會說出去的,所以對于你所說的這一件事情的話,我是真不知道誰告訴他的,你自己想一下吧,還有你現在可以出去外面坐著了,我這邊的事情就不需要你干了。”

    說著芳姨,他就將這一個顧盼給推出了廚房外面去,讓他自己自己好好琢磨一下剛剛他所說的這一番話。。

    “?”

    對于芳姨,他這么著急的將自己趕出來顧盼,她滿臉的奇怪,這是怎么了?

    剛剛不是還說讓他在這里幫忙切一下這些青菜的嗎?怎么在這一會兒就又說不用自己做,然后把自己給趕出來了,奇奇怪怪的。

    不過呢,既然他已經將自己給趕了出來,之后顧盼她自然就沒有說在回去的這一個道理了,所以他就直接在一邊洗了手。

    洗好了這一個手之后,顧盼她立馬就轉身上樓去。

    雖然說知道這個葉云軒他是跟自己的老爸待在一塊的,但是顧盼她也怕這個老爸突然有事情做了,然后又將葉云軒他拋棄到一邊去,那就真的是挺讓人感到愧疚的一件事情。

    現在這一個芳姨,他并不需要自己打下手去做事的,那么他自然就得上來找一下人家了。

    至于剛才芳姨他所說的這一件事情,并不是他告訴這一個葉云軒的那么顧盼,她剛好在這一會兒就可以好好的質問一下葉云軒這樣子的一些事情到底是誰告訴他的。
玩分分彩必输